喻冥

喻厨一枚。赛厨一枚。
时之歌站维赛,别的cp都比较无所谓。
全职主吃喻黄喻/伞修/林方/方王/双花/江周江/乔高乔/刘卢/韩张/双鬼/于远/包罗
也吃all喻除魏喻。
坑大概最近会填?【不确定的。
微博id:@冥_但求一睡赛科尔。

【维赛】维鲁特先生的忧郁(2)

时隔那么久又来更新了,十分不好意思,土下座。

希望有人还记得这篇文章。

本深夜党又是这个更新时间【sad。

前面第一章请走:(1)


(二)

赛科尔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是出现在了这该死的舞会上。

还跟在自己第一天认识的人的身边。

身边还有一脸坏笑的损友,和强行憋笑的损友的女朋友。

请告诉我啊,上帝,赛科尔的内心仰天哀嚎,所以我本来的正牌舞伴埃蒙•直男·J呢!

 

事情吧还得追溯到赛科尔和维鲁特相顾无言目瞪口呆的时候。

两个人都被对方给惊呆了,赛科尔震惊于我只是想整一下埃蒙啊为啥会突然跳出来个不认识的人,维鲁特惊讶于我只是想找赛科尔(性别男)啊。在这个世界线里他为什么变成一个抛媚眼的小少女啊!

两人相对无言了足足十秒钟,终究还是维鲁特定力高深,缓了过来:“不好意思,找错人了。”说罢准备把门关上出去。

“你,你找谁?”赛科尔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

“我找赛科尔。”

“……我……我……我就……”赛科尔满心憋屈,想承认吧,那不就在任务前暴露了身份?这任务对格洛好像还挺重要的。想隐瞒吧……赛科尔还是有颗爷们儿的内心。

“赛科尔!”格洛莉娅偏偏在这个时候踹门进来,“你好了没!别像个娘们似的磨磨蹭蹭!”

赛科尔沉默,得,这下眼前这人知道了,得毁尸灭迹了。

维鲁特反而笑了,对踹门进来的格洛莉娅说:“这位想必就是卡罗魔导工坊的坊主维拉小姐了吧。”

格洛莉娅这才发现有外人在场,对自己刚刚莽撞的表现感到深深的懊悔,在内心寻思着一百种做掉维鲁特的方法后,脸上还挂着微笑:“是,请问客人您是?”

维鲁特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脸上挂着的笑容那叫一个若无其事:“塔帕兹高等军事学院二年级学生,维鲁特·克洛诺。”

“所以克洛诺先生来这里干什么呢,该不会真的想让赛科尔帮您锻造武器吧。”格洛莉娅轻笑,“虽然赛科尔是有登记在册的锻造师身份,但他的技术之差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在本工坊是不负责锻造的。”塔帕兹高等军事学院,这下毁尸灭迹可不好办了啊……

格洛,你居然还损我,我跟你拼了。受伤的赛科尔心里默默吐槽。

“当然不,”维鲁特依然保持笑容,“我是邀请他到本校就读的。”

“什么?”

“什么?”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一声来自格洛莉娅,还有一声来自在旁边看戏的赛科尔。

赛科尔表示很无辜,他只是在一旁无辜地看着两个心脏(第一声)的家伙斗智斗勇而已,怎么就突然波及到自己了?

格洛莉娅是真被震惊了:“克洛诺先生,别逗了,赛科尔怎么可能能去军事学院读书呢,你看他这痞样也不像是当军人的料啊。”

“这是正式的录取通知书。”维鲁特拿出一个卷轴,随即凑到格洛莉娅耳边轻轻说道,“私藏一个神力者,这可是大罪啊。”

格洛莉娅大惊,这小子不简单啊。短短几句话就切中了自己的要害,不过这件事是塔帕兹军事部授意的吗?塔帕兹官方怎么会发现这个事情?那弗尔萨瑞斯高层知道吗?

她内心转了千百个念头,却强忍住内心的疑惑,道:“不就是上个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转头看向赛科尔,“赛科尔,从今天起你就是塔帕兹军事学院的人了。”

赛科尔目瞪口呆:“格洛,你才和这小子讲了多久的话,就把我给卖了?”

“我和维鲁特先生一见如故。”格洛莉娅一本正经。

“这不能成为你卖我的理由。”赛科尔一脸委屈。

格洛莉娅迅速把赛科尔拉到一边,窃窃私语道:“赛科尔啊,现在情况有变,敌人掌握了我们的命脉,不得不低头啊。你放心,我一定想个办法。”
赛科尔感动:“格洛!我今天才发现,我是如此爱你!”

“滚!”格洛对着作势要抱过来的赛科尔过去就是一脚,“我爱的是瑞亚!”

 

 

“所以……”格洛莉娅转过头,对着维鲁特笑靥如花,“我们达成交易了,赛科尔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赛科尔表示他从没有这样想揍过格洛莉娅。

维鲁特眼皮跳了跳,无视了格洛莉娅有些暧昧的话语,“那转学手续和正式借读申请,还要等去塔帕兹办理,所以何时可以启程?”

“不急不急,”格洛莉娅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转而对赛科尔说,“在这之前,赛科尔还要办点事,对吧?”

赛科尔狂摇头。开玩笑,能不能够逃离穿女装的命运,就看现在了。

格洛莉娅眼睛一瞪。

赛科尔摇头的速度慢了下来。

格洛莉娅开始微笑。

赛科尔彻底停止摇头。

格洛莉娅把袖子一卷作势要打。

赛科尔急忙狂点头。好的好的,自由诚可贵,性命价更高。

“看,赛科尔也觉得该先完成了任务。”格洛莉娅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转过头去,面向维鲁特说道。

维鲁特在内心表示你们工坊的劝人方式好神奇恕我难以认同!

维鲁特瞥了眼一旁由于被压迫,楚楚可怜(?)的赛科尔,咳了一声,道:“如果只是掩饰身份的话,我可以帮忙。”

格洛莉娅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居然猜到了?要不要灭口?

“我不会说出去的,这对于我们塔帕兹而言并没有什么益处,”维鲁特似猜到了格洛莉娅心中所想,“而且还会使我们塔帕兹失去一名学员。”他瞥了瞥赛科尔。

赛科尔那个得意啊,瞧瞧吧格洛莉娅,人家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克洛诺先生哪里的话,如果能有您的帮助,那就再好不过了。”格洛莉娅心思急转,反正让埃蒙去又显眼又容易暴露身份,还不如暂时利用面前这人的身份。

“就是让我和维鲁特搭档的意思?”赛科尔也算听懂个大概,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那裙子便随着他的动作一阵飞舞,“来吧,我已经能熟练驾驭这条裙子了!”说着还转了一圈,然而裙摆却勾到了旁边的裸露的钉子,伴随着兹拉一声,裙摆下沿与整条裙子完美分离。

维鲁特有点不忍直视地别过头,“穿超短裙去舞会,阁下真是好情趣。”

格洛莉娅开始狂笑。

饶是赛科尔的厚脸皮也不禁刷的红了,他哀嚎:“靠,不带那么玩我的……!”

 

最后赛科尔男装出席了贵舞会:“维鲁特不是像埃蒙那样的直男真是太好了。”舞会间隙,他那么像格洛莉娅倾诉自己不用穿女装出席的欣喜之情。

格洛莉娅看了赛科尔一眼,眼里充满了深深的担忧:“你真的觉得他不是直男比较好?”

“当然。”赛科尔心里想着他是直男老子还要扮女装,遭的这是什么罪。

“这个,你不会觉得他喜欢男生奇怪吗?”格洛莉娅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用一种奇怪的关怀眼神看着赛科尔。

“啥,有啥奇怪的,你还喜欢妹子呢,就不允许人家喜欢男生啊。”赛科尔表示挺无所谓的,“喂,格洛,你咋了?怪怪的。”

格洛莉娅有一种吾儿叛逆深伤吾心的哀伤,向赛科尔摆摆手,“我没事,只是莫名有种女儿长大了有了喜欢的人我该怎么办的无助。”

赛科尔一脸懵逼:“哈?格洛你有女儿了?你和瑞亚已经?”

格洛莉娅赏了他一个暴栗。

一旁的维鲁特•人生赢家·克洛诺不着痕迹地笑了。

 

要说任务吧也还算顺利,毕竟赛科尔是影能力者,这种地方完成一个小小的交易还不是小菜一碟。之后就是万众瞩目的共舞阶段,作为塔帕兹优秀学员维鲁特,在这个上流圈子里也是有不少粉丝的,那么作为他的舞伴,赛科尔多多少少还是受到一点小小关注的。

粉丝A:“今天总算发现了男神从不理睬粉丝团的真相。”

粉丝B:“我感觉我失恋了/心碎”

粉丝C:“不过……真配啊……我觉得我可以加入新的邪教了……”

而我们的男主角赛科尔同学并不入戏,面对维鲁特的邀请,他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我又不会跳舞。”

“所有人都跳舞,你这样,太引人注目了。”维鲁特仍保持着邀请的姿势。

“这个……”赛科尔一咬牙,刚刚做完危险任务的身份不能暴露啊,“我有个要求,最后的要求。”

“不行,我跳男步。”

“……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

“大概是你单蠢的关系吧。”维鲁特面露嘲讽。

“……”赛科尔蔫了,为什么面对维鲁特的时候自己总会有一种无力感?

 

于是被迫跳女步的赛科尔同学为了报复维鲁特,决心给维鲁特一点好看。

他在跳女步的时候,故意将脚迟收回了一个八拍,而他脚弥留的地方,刚好是维鲁特所踩的下一个点的正前方。

如果按正常舞步踏过来,维鲁特将会被绊倒。而这个时候自己用为了不引人注目为由,来个英雄救美,拉他一把,让他明白谁才应该跳男步占据主导权。赛科尔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人生一片光明。

维鲁特的脚近了,近了。

赛科尔心里乐开了花,维鲁特啊,等会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然而就在维鲁特的脚将要碰到赛科尔的脚的一瞬间,维鲁特的脚猛地一沉,向上一勾脚尖,转而从下方将赛科尔的脚踢起。

赛科尔哪里想得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纵使脑子一下反应了过来,脚也已经来不及躲开了,于是,赛科尔的脚一悬空,他的整个重心就往前方倒。整个人眼看就要扑倒在地时,维鲁特猛的一拉,他整个人被拉进了维鲁特的怀里。

赛科尔涨红了脸,有什么比偷鸡不成蚀把米更加丢人的事?

其实还真有。那就是之后维鲁特凑到赛科尔的耳畔,低语道:“你看,我说我跳男步比较合适吧?”

赛科尔现在只祈祷格洛莉娅没有看见他丢脸的这一幕了。

 

事实证明,格洛莉娅不仅看见了,还拍了。

第二天卡罗魔导工坊全锻造师都发到了一张维鲁特对着怀里涨红了脸的赛科尔低语的照片,上面还起了报纸式的标题:“卡罗头牌终于撩人不成反被撩?万千少女的梦中男神终于有了归属?”

“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我还不如不去呢。”阁楼上的赛科尔捂脸。现在每个人看到他都用着一种祝福的眼神,他简直想杀人。

“不错不错,这个照片我觉得会销路不错,维鲁特粉丝那么多。”格洛莉娅看着手里的一沓照片满意的说道。

“格洛,你怎么还忙着卖照片!”赛科尔怒极。

“孩子,给你当嫁妆啊。”格洛莉娅用慈爱的眼神盯着赛科尔。

“都说了我和维鲁特没什么!那只是个意外!”赛科尔辩解道。

“我懂我懂,一切相遇都是偶然。”格洛莉娅一副过来人的眼神眺望远方,“想当初我和瑞亚的……”

“行行行,”赛科尔赶紧打断了格洛莉娅的陶醉,“我记得明天维鲁特还要来吧,我不想去塔帕兹入学那事你搞定了吗?”

“交给我吧,”格洛莉娅面露得意,扬了扬手里的照片,“就靠它了。”

 

“那么,我们今天也要启程回塔帕兹了。”维鲁特登门,对着格洛莉娅说,旁边跟着一脸不爽的赛科尔。

“等等,克洛诺先生。”格洛莉娅保持微笑,此时用上了敬语,“我们考虑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充分考虑赛科尔的意见,你看,他多不想去。”格洛莉娅一指赛科尔,赛科尔意识到自己要做出点表示,于是狂点头。

“可维拉小姐,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维鲁特似乎早就料到了,依然波澜不惊,“别忘了赛科尔是……”

“没错,大家都知道私藏神力者是大罪。我们也无法做伪证证明赛科尔不是神力者。”格洛莉娅的笑容没有减轻半分,“但是,如果克洛诺先生你也参与了私藏呢?”

维鲁特的脸色终于开始变了,“你没有证据。”

“不,我有,”格洛莉娅将照片递给了维鲁特,“那么亲密的关系,总是认识了很久了吧。然而认识那么久克洛诺先生却一直隐瞒不报,不知道是不是与我等同罪呢?”

“……”维鲁特第一次被噎得哑口无言。

格洛莉娅笑的更欢畅了:“所以,请克洛诺先生打道回府吧,为了我们双方的声誉着想。”她在双方二字上特意加了重音。

“好,我知道了。”维鲁特开口道,“我不会带赛科尔回去了。”

格洛莉娅向赛科尔比了个V,展示着自己的胜利。

“但是,”维鲁特口气一转,“我的任务没有完成,我无法回去,所以我要留在弗尔萨瑞斯。这段时间,就请多关照了。”

格洛莉娅&赛科尔:“诶?”


-tbc-


之后应该就是维赛in西国.avi【并没有

本章没有女装play让大家失望了,不过近期应该会补这样的一个番外。

现在越来越喜欢格洛了,腹黑的妹子我的菜0////0

然后希望大家多评论给点建议什么的,收到评论会超开心的ww。


评论(2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