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冥

喻厨一枚。赛厨一枚。
时之歌站维赛,别的cp都比较无所谓。
全职主吃喻黄喻/伞修/林方/方王/双花/江周江/乔高乔/刘卢/韩张/双鬼/于远/包罗
也吃all喻除魏喻。
坑大概最近会填?【不确定的。
微博id:@冥_但求一睡赛科尔。

【维赛】维鲁特先生的忧郁(1)

•全职的太太们莫说话,我先跪下。Ryyy的林方篇会填的!【认真脸

最近掉了时之歌的坑,维赛大法真好啊,车飙得真爽啊【你

是个长篇,名字和正文没有任何关系,会ooc。设定上是平行世界的感觉?嘛反正先那么理解着吧~后面会解释的。

提前写个cp预警:维赛 西北送弓


(一)

“赛科尔,赛科尔……!”

无尽的黑暗中,有那么一个声音在不断呼唤。

是谁?少年伸出双手,向着黑暗中抓去,想抓住那个尽头的白色身影,却始终若即若离。这几个夜来,少年一直反复做着这个荒诞的梦。总在将要抓住的一瞬之前,白色身影消失在黑暗尽头。

“赛科尔,赛科尔……!”声音又从遥远处传来。

又来了,少年烦躁地想。这次一定要逮住你,于是他迈开双腿准备追上去——

“砰”一声巨响后,一阵怒吼自阁楼顶端响起:“赛!科!尔!你敢踹我!你今天完蛋了!”只见一个蓝色的身影瞬间从阁楼上冲了下来,躲到了饭桌旁一个高大的红色身影背后,而从阁楼延伸下来的楼梯上,一个浅褐色头发的女生,正缓缓走下。少女长得娇小可爱,然而她走下来时众人都往后退了三步——任谁都能感受到环绕在她身侧的低气压。

“埃蒙你让开,我今天不收拾了这小子,我就不叫格洛莉娅。”名叫格洛莉娅的女生挽起了袖子,冲着高个子的红发埃蒙发出了威胁宣言。

“我明明比你大两岁……还叫我小子……”埃蒙背后,赛科尔探出头来,委屈地说。而看到格洛莉娅恶狠狠的眼神后,立马改口,“不,我是说格洛莉娅女王大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做了个梦,您大人有大量……”

“不是故意的就能把好心叫你起床反被踹一脚的的事实一笔勾销了?嗯?”格洛莉娅怒气冲冲地指着自己的下巴说,“你看看这红肿,你看看!我今晚还有舞会!怎么见人!”下巴处一片红肿。围观的众人齐齐看着赛科尔,眼神充满怜悯。

“谁让你那么矮,你看我绝对踢不到埃蒙的下巴。”

“埃蒙你让开,今天不是赛科尔死就是我亡。”

眼看战争一触即发,名为埃蒙的红发男子终于发话了:“格洛,瑞亚马上就要来了。”

“啊!我差点给忘了!化妆化妆化妆……”格洛莉娅慌乱了起来,高冷的女王形象瞬间崩塌,恶狠狠地剜了赛科尔一眼,“算你走运。”随即立马奔向自己的卧室,嘴里还不断念叨着一些例如“啊今晚要和瑞亚参加舞会,一定要漂漂亮亮的”“上次那件衣服瑞亚就很喜欢,穿那件吧。”“哎要不穿这双新鞋子给瑞亚一点惊喜?”之类的话语。

“埃蒙!”赛科尔含情脉脉地看着埃蒙,“如此大恩,我只能以身相许了!”

“……我是直男。”

“没事,我可以为了你假装自己是女生!”

“……兄弟,收起你那恶心的小眼神。”

 

格洛莉娅走后恢复元气的赛科尔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他走到自己的岗位——卡罗魔导工坊的前台接待上,和进来的每一个顾客都热情地打着招呼。

“啧啧,赛科尔今天异常兴奋啊。”

“没被维拉小姐打,估计都不习惯了吧。”

“厉害厉害,不愧是全工坊第一抖M。”

沉浸在喜悦中的赛•抖M•科尔并未注意到同事们的窃窃私语,而是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赛科尔在15岁遇到格洛莉娅和她父亲前一直是个小偷,使用自己操控影子的能力,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对方的钱包偷出来,从未失手。

直到那一次遇到了格洛莉娅,她身旁的小傀儡,就那么轻轻易易地捆住了影子状态下的自己。然后她用宛如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赛科尔,对着她父亲说:“父亲,这小偷还是神力者呢,这年头神力者已经廉价到出来偷窃的地步了吗。”

“这小孩也不容易。”维拉家主叹息一声,看向赛科尔,“我对这孩子很有好感,他的眼神,和你一模一样。”

“……父亲我要控诉你贬低我的智商。”

“不是,是眼神里的坚韧。”维拉家主的眼神一下子变柔和了,“当初你发誓要制作出转换率第一的魔能转化器时,也是这般眼神。”

“眼神吗……”格洛莉娅怔了一下,“那这小偷怎么办?带回去?”

“魔导工坊那边还有空缺位置吗?给他安排一个。”

“……他又不是技术师,能做点啥……诶等等,”格洛莉娅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来回打量了几圈,用食指抬起赛科尔的下巴,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脸。

赛科尔被她看得一阵恶寒:“话先说清楚,这次我认栽,要杀要剐随你们便,但是小爷我卖艺不卖身!”

“呵——”格洛莉娅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冷笑,“没事的,小爷,我们只需要你出卖一下色相……”

赛科尔永远不会忘记那天的格洛莉娅多像一个发现裸体美女的色狼。

后来赛科尔成了卡罗魔导工坊的前台接待。他那么乖乖顺从的原因是参加了卡罗魔导工坊的锻造师潜质测试。作为大陆第一的魔导工坊,严苛程度可想而知。于是赛科尔不出所料地拿到了一份全B的成绩反馈,除了某一项——

“维拉小姐,请告诉我,成为你们工坊还测试撩妹/汉实力?”

“不,我们一般只测试撩机械的能力。”

“……那我为什么只有这项是S?”

“因为我们一致认为你整场测试的唯一突出表现就是对着给你送锻造材料的人邪魅一笑,妹子脸红汉子心跳,这真是相当了不得的实力。”

“……所以这和成为锻造师有什么关系!”

“是没什么关系,但和你的工作很有关系,”格洛莉娅指了指前台的接待位,“卖不成技术,只能卖脸了。”

赛科尔:hp – 9999

 

至此之后卡罗魔导工坊的业绩也是蒸蒸日上,赛科尔也在这里混了三年。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很开心。每天都是被格洛莉娅揍的生活,也和公会第一佣兵埃蒙结识,成为了基友(划掉)密友。

然而这样的赛科尔最近却一直被那个不知所谓的梦缠身,导致成功躲过格洛莉娅铁拳的好心情都冲淡了不少,他急切地想知道,那梦里那样呼唤他的人是谁?又有什么目的?生于西国的赛科尔从不相信什么神鬼之说,一切超自然的现象,都必然有自己的解释。想到这里,他皱了皱眉。

“喂,想什么呢,皱着个眉头。我家格洛呢。”出神的赛科尔脑袋上挨了一记,但他同时也明白了来人的身份。

“瑞亚,我警告你,不要因为我比你高就试图把我敲矮。”

“哟,和女生比身高,你的脸呢。”名为瑞亚的高挑女子笑了,“你咋不和埃蒙去比比身高呢。”

“……”赛科尔瞬间蔫了,呵,195的埃蒙。

“别瞎扯,我说,我家格洛呢。”

“里面打扮呢。”赛科尔一指里面格洛莉娅的房间,“你自己进去不就行了。”

“瑞亚吗!我弄好了!你把赛科尔那小子一起带进来!我有事找他!”里面传来格洛莉娅的声音,不似早上那么冷酷,反而透出一丝丝期待和兴奋。

“所以——”瑞亚转过身,抓住正要逃跑的赛科尔的衣领,“是你自己走过去,还是我把你拎过去?”

好男不和女斗,好汉不吃眼前亏,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

赛科尔,站在了格洛莉娅面前。

赛科尔时常反思,为什么自己无往不利的撩妹神技在这个卡罗魔导工坊屡战屡败?后来发现了,自己的撩妹神技对三种人不起作用。一是直男,直的不能再直的那种,比如埃蒙;二是百合,就像格洛莉娅,现在看向瑞亚的眼神多么含情脉脉;三是她的女朋友,没错,说的就是现在同样眼神温柔如水的瑞亚。

赛科尔表示,揍我就算了,还虐单身狗,受到一万点伤害。

“赛科尔,”瑞亚面前,格洛莉娅总是温柔可人的形象,“你看我这身,咋样。”

“你问瑞亚不就好了,问我有啥用,我能说个不好看吗。”赛科尔嘟哝着。不过不得不承认,格洛莉娅这身鹅黄的礼服,配上其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真的,很好看。

“你一直很漂亮。”瑞亚看着眼前精心打扮过的格洛莉娅,温柔地说。

“瑞亚……”格洛莉娅踮起脚尖,在瑞亚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遭到如此挑逗,瑞亚怎会放过眼前的机会?抱起格洛莉娅,给了她一个深吻。

“咳——”一旁的赛科尔表示自己快要瞎了,不得不出言打断,“我说两位小姐,你们叫我进来,不会就是为了秀恩爱给我看的吧?”

两人急忙分开,格洛莉娅脸上透出迷之红晕,瑞亚强装淡定,说道:“当然不是,找你是来商量点秘密任务的。”

“哦?秘密任务?”赛科尔一下子来了兴趣,“讲真我做看板郎都快做腻了,快点给我来点,符合我高端能力的高端任务。”

“当然会符合的。”格洛莉娅笑的意味深长,“先让瑞亚来解释下背景。”

“我们今晚要参加的舞会,主办方是我们特纳家族,是邀请全大陆的上流名仕的一场交流盛宴。西国卡罗这边受到邀请的,应该只有格洛和埃蒙。你要知道,我们西北两国的关系一直很是紧张。”瑞亚发挥背景解说的作用。

“然而西北两国的交易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借舞会的机会,我们想让你把这个,”格洛莉娅掏出了一个小型魔导机械,“交给特纳家族的秘密联络员。”

“为什么不让瑞亚带走?”

“瑞亚作为重要上层人员,还和我关系那么亲密,肯定是重点监视对象啊。”格洛莉娅说道,“而且西北两国交易物品只能私下里偷偷进行,这东西比较重要,那就只能借用一下你那个专门用来偷鸡摸狗的能力了。”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赛科尔掩面。不就偷了你一回吗。随即得意了起来,“好的好的,既然你那么器重我,让你见识一下影杀的能力。”

“厉害厉害,”出乎意料的,格洛莉娅没有反驳,而是从旁边掏出一条蓝色的礼裙,“所以,你看这条裙子怎么样?”

“挺好看的啊,可你不是挑好了吗……”赛科尔表示不理解,随机想到了格洛莉娅之前意味深长的笑容,面色变得惨白,“等等……等等维拉小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没有开玩笑啊,”格洛莉娅笑的更阴险(划掉),灿烂了,“这就是给你准备的啊,赛科尔,不,赛科罗娜表妹。”

“赛科罗娜是谁啊!”赛科尔转身就跑,然而却被瑞亚拦住了去路。

格洛莉娅随即拍了拍手,打开了房间内所有的灯光。“这样,就算是影杀,也没法再无影灯下逃走吧。”

“……格洛,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

“放心,我们友谊的小船早就在上午被你那脚踹翻了。”

“……我能不能不扮女装。”赛科尔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我可以假扮你的男友。”

“呵。”瑞亚冷笑一声。

“不能,”格洛莉娅否定地很坚决,“这是特纳家族召开的,是我和瑞亚第一次以情侣的身份出现在名流之列,一定要堂堂正正。”

“所以我是要和埃蒙……?”赛科尔的脸一下变成了苦瓜。

“哎兄弟,苦了你了,”格洛莉娅拍拍赛科尔的肩膀,“谁让埃蒙,是全维尔哈伦大陆公认的,不能再直的直男呢。”

“不……我觉得埃蒙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呵呵,谁跟你废话那么多。蒙特,罗拉,上。”格洛莉娅招呼了一下手边的两个机器人,和瑞亚手挽手走出了房间。

“……啊……格洛莉娅!你这个禽兽!”赛科尔的哀嚎响遍整个卡罗魔导工坊。

“哎。”锻造师A叹息。

“赛科尔又……”锻造师B叹息。

“所以友谊的小船,真是说翻就翻啊。”锻造师C叹息。

“埃蒙知道这件事吗?”锻造师D疑惑。

“大概是不知道的,默默给他点蜡。”锻造师E叹息。

“哎……女人啊……”锻造师ABCDE又一次一起叹息。

 

“请问,这里是卡罗魔导工坊吗?”一个有礼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咦这个点有客人?快去迎接。”锻造师A想招呼一下同伴们去接待一下,却发现周围在一起叹息的同伴们全部不见了踪影。

A感受到了众叛亲离,这世间人情冷暖真可怕。啧啧啧。

无奈之下,他只能自己去招呼客人。“这位先生,请问,您需要定制什么魔导机械吗?”

来人身着军装,上下装束整齐,佩戴有南国军事学院标志的纹章。白发红瞳,与这充满黑色机械味道的城市形成鲜明对比。不同于赛科尔的那种邪气,他的帅气更多地体现在气质上。几乎可以料定了,他必定是学院内男神级的人物。

“请问赛科尔先生是在这里吗?”

“在的,请问您是……?”

“维鲁特。维鲁特•克洛诺。塔帕兹高等军事学院二年级的学生。”听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维鲁特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喜色。

“随我来吧,他今天被坊主叫去了,肯定在房间里。”A看向维鲁特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得,估计又一个被赛科尔撩了的,应该很快就会被渣了。撩而不娶,这是卡罗头牌赛科尔的最大特点。

维鲁特随着此人走上了阁楼。卡罗魔导工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如果客人点名要某位锻造师炼制的话,是可以上门去请的。赛科尔虽然只是个坐台的,登记在册的身份却也是锻造师,因此邀他也不算是坏了规矩。

“咚咚咚”,A一阵敲门,然而并无反应。

“奇怪了,应该在房间里的啊。”刚刚在维鲁特面前夸下海口的A感觉自己被打脸了,倍丢面子,于是旋开了赛科尔房间的门把,推开了门。

“小……小女子……赛科……赛科罗娜,等候大爷多时了。”维鲁特面前的,是化了妆穿上蓝色长裙的赛科尔,用捏着嗓子的尖细声音,说出如上台词。看清来人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化为呆滞。

而维鲁特,他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表情,终于轰的一声,崩塌了。

 

-tbc-

==========================================

维鲁特内心:excuse me???????我的赛赛哪有那么可爱????

赛科尔内心:excuse me???????我只想整埃蒙来着??????

A同学:淡定背景布中……【A就叫A啊和埃蒙J的J同理【并没有。

维赛的太太们快来勾搭啊这里阿冥是个好人。

如果有全职的太太看到这里的话……请容许我一直跪着和你说话。

评论(3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