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冥

喻厨一枚。赛厨一枚。
时之歌站维赛,别的cp都比较无所谓。
全职主吃喻黄喻/伞修/林方/方王/双花/江周江/乔高乔/刘卢/韩张/双鬼/于远/包罗
也吃all喻除魏喻。
坑大概最近会填?【不确定的。
微博id:@冥_但求一睡赛科尔。

【双鬼】【网骗番外二】十字路

这是给好格子  @*狂躁格子分割地段✧  的双鬼番外。

真是超喜欢格子的封面!!!!超级好评!!!!!说好的投喂你的双鬼!希望别嫌弃!

另外关于《双向网骗》这个本,弄得比较突发。国庆开一宣印调和预售,为了赶上和璇子太太一个首发场我也是蛮拼的。

本章双鬼。周江请自由心证。另外因为本篇是喻黄,让我占个tag抱歉qwq!


(1)

如果上天再一次地让李轩站在十字路口选择前进的方向,他还是会选择加入虚空。

至少他遇到了虚空这个家,还有,吴羽策。

 

(2)

据说那时候的虚空极度缺人,资金匮乏,据专业人员计算照这个趋势下去,三年后餐桌上连咸菜都不会有了。于是虚空的当时总长,也就是后来李轩的师傅,决心做做黑道常见的勾当——掳掠有前途的小孩子把他带去总部养,在长大后就能带领虚空走向光明的未来。不光能吃咸菜说不定还能加点榨菜呢。总长得意地想着。

当时的李轩便是虚空所在的区域内的孩子王。李轩同学仗着自己的武艺天赋,把那些比他大的孩子都打到服气为止,在虚空的新一代里俨然有领袖的架势。他唯一的遗憾就是有时候俯视手下这帮熊孩子,却没有找到一个大胸妹子。

这样的李轩自然被虚空的总长看上了。呵呵你以为他这样就被虚空的总长强行用武力带走调教了之后当上了新一代总长,那你也太甜了。

事实是不要脸的虚空总长在得知李轩对于大胸妹子的偏好之后,进行了如下一番对话:

“小朋友,你叫李轩对吗?”

“什么事?”李轩的眼里写满了警惕。

“听说你喜欢大胸妹子?”虚空总长一脸猥琐表情,“我介绍个给你好不好?”

“不要。”李轩拒绝地十分爽快,“妈妈说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虚空总长被噎住了,但他仍不死心,“但大胸可是男人的浪漫啊,你真的不想看?”

“嗯?”李轩心动了,“那你要我做什么?”

“没什么大事。”虚空总长摆了摆手,“就是加入我们组织帮我们大家,包吃包住还带工资,不错吧?”

“早说嘛!就那么定了。”年少的李轩还没有察觉人性的险恶,面对这样一个充满诱惑力的请求,再加上对于战斗和大胸妹子的渴望,他就那么答应了。“大胸妹子呢?”

“这里。阿策,阿策快过来打个招呼!”虚空总长一脸计划通的表情,招呼了一旁站着的一个少女。

待那少女转过身来时,李轩才看清楚了她的相貌。那少女面庞清秀,脸颊微红,有一头微卷的金色长发和一双碧蓝的眼睛,穿着粉色的西洋蓬蓬裙,脚上是白色筒袜和黑色皮鞋的装扮。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胸,有着不符合这个年纪的大小。此时她微微皱着眉,看着面前的李轩。

这起码有C……不,估计都有D了吧……李轩目瞪口呆。但随即欣喜若狂,立刻开始和面前的妹子搭讪:“我叫……叫李轩,你……你你叫什么?”由于紧张,李轩都结巴了起来。

“吴羽策。”面前的妹子倒是干脆利落地回答了,声音不是李轩所想的软妹音,而是略带沙哑,让他稍稍有点失望。

“怎么样,这下可以和我们走了吧?”虚空总长在旁边笑着看着李轩。

“成成成成成!”李轩如小鸡啄米般点头,“我马上回去收拾东西今晚就搬去虚空!谢谢总长大人了!”

当晚李轩来到虚空,虚空留在本部的成员们对这个少年表示了最大限度的欢迎。李轩四下一望,除了他所看到过的吴羽策之外,还有好几个孩子。毕竟是同龄人,李轩立刻凑过去和他们聊得热火朝天的,唯有那个吴羽策,一直高冷地站在一旁,别人也不找他搭话,一副很不合群的样子。

后来虚空总长来了,一群小孩们都安静了下来,“总长。”

只有吴羽策一个人叫了不同的,“父亲大人。”

李轩心下了然。原来吴羽策是总长的孩子,怪不得融不进这个小圈子。

“大家玩的开心吗。”虚空总长一直是一副很和善的样子,随即看向李轩,“李轩,在这里还适应吗。”

李轩慌忙地说了个“嗯”,一向在虚空街上打架群殴的他一时间还不习惯除了父母之外的其他人对他的善意。

“习惯就好。”虚空总长如释重负般地笑了笑,然后拿出一张纸,“签了这张协议吧,以后你就是虚空的人了。不能反悔哦。”

李轩拿着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地方那么好,有妹子有小伙伴,还有架打,我干嘛要反悔啊。

带李轩签完了协议之后,虚空总长说道:“阿策,带李轩去他的房间吧。”

于是李轩跟着吴羽策来到了一个宽敞干净的房间。里面有两张铺着白床单的床,李轩瞄准一张,一下就扑了上去。扑完后才想起来吴羽策还在自己后面,自己这样会不会太毁形象了?李轩有点尴尬。

幸好吴羽策一副一点都不在意的模样,默默关上了门,“还适应吗。”

“嗯嗯嗯嗯,再也找不到比这儿更好的地方了。”李轩狂点头。看着眼前的美人,吞咽了一口口水,下定了某种决心,“阿策……呃我可以那么叫吗……你住哪里啊……?”

“这里啊,”吴羽策随意一指李轩旁边那个床铺,“你没看见这里有两张床吗。而且也没别的地方能住了。”

嗷嗷嗷嗷嗷——李轩心中在咆哮,他连忙拿了个枕头埋住自己的脸,不让吴羽策看到自己那欣喜若狂的表情。能和美女同房,我太幸福了!

半晌听吴羽策没有声音,他拿开枕头,看到吴羽策就那么掀起自己的粉色蓬蓬裙,准备脱衣服。李轩这下是彻底震惊了:“阿阿阿阿阿策,你你你你在干嘛啊。“

“脱衣服啊,怎么了。”吴羽策淡定地说道。

“可是可是可是我是男的你是……我现在还在这儿……这这这……”李轩觉得今天受到的刺激实在太多了,他需要缓缓,于是他又拿起了刚刚被他抛开的枕头捂住脸。

但这是美女更衣的机会啊,这样放过了李轩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李轩心中在天人交战。之后他一秒决定,不做圣人做个男人。

但摘下枕头之后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面前的已经不在是那个萌萌的金发妹子——金发和粉色蓬蓬裙被丢在一旁,一个黑色短发的清秀少年正裸露着上身,拆着围绕在胸前的绷带。而李轩此时也看清楚了那让他艳羡的大胸的实体——两个大馒头,用绷带绑在了胸前,而吴羽策此时也就是在拆那个绷带。

“你你你你……”可怜李轩连话都不会说了,结巴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话,“你不是女生啊?!!!”

“当然不是啊。”吴羽策奇怪地看了李轩一眼,“我有说过我是吗。”

李轩此时快崩溃了,你是没说过你是啊可你都打扮成这样了,谁会知道你是个男的啊!亏我还一直对你抱有妄想!

正当李轩无限抱怨的时候,眼前飞过来一个白乎乎的物体,多年街头打架的习惯让他下意识就接住了,捏了捏软软的,才发现那是个馒头。吴羽策手里也拿有一个一样的。

“今天的晚饭。”吴羽策看到李轩一下子就接住了,眼里闪过一丝赞许之意。

“晚饭就馒头……还有这是你刚刚垫胸的……”可怜的李轩一想到这就是他垂涎已久的“胸”,他就欲哭无泪。

“没办法。咱虚空穷。”吴羽策在李轩惊异的目光注视下淡定地咬了一口手里的馒头,“今天能有馒头不错了,知足吧。”

“……我现在退灭保还来得及吗……”李轩越来越觉得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来不及了。”吴羽策怜悯地望了李轩一眼,“你以为你刚刚签的是什么?知道什么叫卖身契吗?你现在生是虚空人,死是虚空鬼。”

李轩听了吴羽策的话彻底绝望。玛德,那死老头。李轩现在回想起虚空总长那个笑脸,再也不觉得亲切,而是充满了怨念。他看了看手中的馒头,还是要先吃饱啊。于是愤愤地咬了下去。

妈妈,这个世界果然好可怕,带我回家……

 

(3)

如果上天再一次地让李轩站在十字路口选择前进的方向,他还是会选择并入轮回。

哪怕轮回的画风如此魔性。

 

(4)

转眼间距离李轩加入虚空,已经过了5年。

这五年里,14岁的少年李轩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19岁青年李轩,而由于才华出众,虚空总长,也就是吴羽策的父亲,在两年前他还未成年之时,就把虚空交给了他。在这之后,虚空也迅速崛起,也算是成了这附近和烟雨,还有新崛起的轮回齐名的三大佣兵组织之一。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李轩加入不久后他就和吴羽策成了搭档。两人多次出入生死任务,建立了相当深厚的感情。在李轩接手虚空的那一天,他也向吴羽策表白,两个人正式建立了情侣关系。

不过李轩发誓,他变弯了,怎么说都是当初吴羽策穿着萝莉裙诱惑他进虚空的错。

但事情总不是一帆风顺的。已经蒸蒸日上发展了两年的虚空,如今也碰到了一个大难题。那就是轮回。

“报告总长。轮回又来入侵了,已下达最后通牒,说明天中午之前给他们回复,不然他们就攻打过来了。”李迅报告道。

“他们欺人太甚。”吴羽策一拍桌子,“和他们拼了吧。我们虚空也不是战不起。”

“对啊总长。”新人盖才捷也是情绪激动,“本来我们三大佣兵组织并行发展地好好的。轮回突然说要什么合并。这简直欺人太甚!”

“大家冷静。”李轩开口道,面露难色,“大家一直知道虽然并称三大组织,但轮回现在的实力是比我们还有烟雨都要强上那么一截。而且现在发展速度堪称恐怖。要是硬拼的话,我们估计会损失惨重。那个轮回总长的实力,大家也是看到过的。”

“那也不能任由他们那么吞并啊!”吴羽策的沸点其实非常低,一下子就怒了,“李轩你是不是男人!”

众人无语地看着这位激动的副长,呵呵,总长是不是男人只有你知道啊。

李轩也无语,但他只得劝说道:“我也没说就那么答应合并啊,反正最后通牒是明天中午,我今晚再去找轮回副长协商一下,如果不行明天再拼了,怎么样?”

“我跟你一起去。”吴羽策还是不放心。

 

第二天到了轮回。

“哈罗!”一进轮回就看到江波涛站在门口,一脸微笑,不停挥手,“这不是虚空的李总长和吴副长吗!里面请里面请!”

李轩下意识抖了抖,由于曾经某些原因,他看到那种一脸亲切的人都会下意识打个寒颤。不过表面的友好还是需要的,“江副长,幸会幸会。”

一旁的吴羽策白眼一翻,这江波涛如此魔性,说话还带个哈罗。

于是李轩和吴羽策跟着江波涛进了轮回的迎宾室。

进去之后李轩就震惊了,迎宾室内的沙发上只坐着一个人。李轩还从未见过有人的脸可以长得如此完美——似乎天神在造人时将所有美好的部件都装到了他的身上,他身着黑色风衣,懒懒地靠在沙发座椅上。特别是那双眼睛,似乎会说话,就那么看着走进来的李轩和吴羽策两人。

“这这这位是……”李轩说话都不利索了。多年在虚空,只是让他从看到美女就紧张,变成了看到美男就紧张。

吴羽策面无表情地踹了李轩一脚,小子,我还在呢,你就那么盯着别的男人看,真是不想混了。

于是一旁的江波涛道,“小周,别摆了那种架势了,收起来吧,这套对这两位来说不管用。”

于是李轩便看到面前的男人迅速端正坐好了,收起了那让他都有些心动的目光。现在的他仍是十分帅气,但再也没有那种蓝颜祸水的感觉了。

“你好。”那男人那么对着李轩和吴羽策说道。

“这是我们的总长,周泽楷。”江波涛介绍道。

李轩早就听闻轮回有那么一位颜值超高的总长,因此先前进来的时候也是对此人的身份猜到了几分。“那你们所说的那种架势是怎么回事?”

“招……新……重要。”周泽楷蹦出那么几个意义不明的词。

“还是我来讲解吧。”江波涛显然是很习惯了这种翻译工作,“我们招揽新人的工作,也是放在这间屋子里的。据可靠统计数据表明,每当小周摆出那种姿势坐在那里看着应聘人时,他就会心跳加快,容易答应我们条件的几率就会增加很多。因此小周坐在那里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李轩目瞪口呆;“谁想出来的法子,居然把总长当看板娘使,真是太心脏了。”

面前的江波涛羞涩一笑:“在下。”

李轩抱头,嗷我说那种看起来面容和善的人都是心脏吧!我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

同时偷偷看了眼吴羽策,眼神里充满期待,如果阿策愿意穿上当初的萝莉裙做看板娘的话,也许虚空也能迅猛发展?

吴羽策瞥了瞥一脸期待的李轩:“别看我,我死也不会穿女装去当看板娘的。”

嘤嘤。By被看穿心事的李轩。他俩都没有注意到,江波涛在听到女装这个词的时候,不可觉察地笑了笑。

“那么还是来说说我们的条件吧,除了保持整个虚空独立,包吃包住外,还要些什么?”江波涛问道。

李轩和吴羽策交换了个眼色,决心让这个人知难而退。

“还要包水电。年终奖金和带薪休假也是必要的。”李轩这个人比较实际。

“好。”

“包衣服也是必要的。像那种荣耀cos装什么的很贵的。“吴羽策补充道。

“好。”

“还要包煤气费。”李轩有点急了,这人怎么还在答应呢。

“好。”

“包装修费。”吴羽策也是。

“好。”

“包书费。”

“好。”

“包邮费。”

“好。”

“包大胸妹……”还没说完的李轩被吴羽策一脚踹飞。

“好。”

吴羽策实在忍不住了:“怎么我们说啥你都答应了啊。”

江波涛摆了个更不好意思的表情:“其实,我们轮回的首席佣兵是个壕,他直接包养了整个轮回。”

李轩含泪回去收拾东西搬来轮回,壕这种生物真是不给人活路……

结果他加入后不到半年,那个壕就和百花的老大跑了。从此他们过上了衣食住行都要自己付钱的凄苦日子。

李轩深深觉得自己又被骗了,这个世界上做传销的,莫非都是心脏吗。

 

(5)

如果上天再一次地让李轩站在十字路口选择前进的方向,他还是会选择走现在这条道路。

因为他在最好的时间,遇到了最好的人,做了最对的事。

是吧,阿策?

 

END

评论(1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