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冥

喻厨一枚。赛厨一枚。
时之歌站维赛,别的cp都比较无所谓。
全职主吃喻黄喻/伞修/林方/方王/双花/江周江/乔高乔/刘卢/韩张/双鬼/于远/包罗
也吃all喻除魏喻。
坑大概最近会填?【不确定的。
微博id:@冥_但求一睡赛科尔。

【喻黄】双向网骗(9)

隔壁璇太太的妖孽已经完结,我还在苦逼地网骗,人生真是不能好了、

本章喻黄、周江、方王、双鬼


(9)

嗯,大家好,我叫李轩。今年20岁了,有工作有老婆,曾经还是个老大。

虽然工作的上司是一个充满恶趣味的人。

虽然老婆是个傲娇+变态女装控。

但我还是觉得日子过得很幸福。

可是今天这个事件,让我怀疑起了我到底是不是在一个正常的单位里工作着?

咳咳,忘了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了。

在王杰希冲过来,语气像能掉落冰渣子一般地说出:“放开方士谦。”之后,阿策那股傲娇劲就上来了。嘿,你要我放,我还就偏不放。

以上是我脑补阿策的心理活动,大概傲娇的心态都是这样。

“凭什么?”阿策果然这样说了。

“我是你上司,吴羽策,我再说一遍,放开方士谦。”王杰希那时候那副高冷的样子啊,简直了。

“王杰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阿策突然笑了,笑的好恐怖,“你想保住方士谦,对吗。”

王杰希又不说话,嘿这人总这样,每到关键时刻就闷声不响。

“杰希,你来了。”一旁的方士谦在看到王杰希之后,一扫之前的无赖形象,变得无比正人君子。

这拓麻是之前那个傲娇保护协会的痴汉,你逗我呢!(╯‵□′)╯︵┻━┻

“我来杀你。”王杰希终于开口了。嗯那么绝情,但我一点都不同情方士谦。

“又傲娇。”方士谦脸上浮现出一抹宠溺的微笑。如果是一边摸着王杰希的头一边说是挺应景的,但是……方士谦你现在被绑着呢!

王杰希冷哼一声,一旁的阿策倒是不耐烦了,将刀往方士谦的脖子上靠了靠,准备一刀斩下去,“这样,任务就结束了。”

而正当这时阿策突然手腕一松,刀就那么不受控制地掉在了地上。“王杰希你疯了吗。既然这样我先解决了你好了。”阿策特别愤怒,我才看清是王杰希的专用扑克牌打在了他的手腕上,“李轩,来帮我。”

“好——”啥办法呢,我就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儿搬。

正当这两个傲娇要开打的时候,门外一个声音传来:“住手!”

待来人进门,我才看清,这不是蓝雨特别情报组的喻文州嘛!和我们打过好几次交道。他身上有很多血迹但是没有伤口,手里还握着一只终端。

至于一旁的阿策和王杰希……好吧两个人已经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不能自拔了,完全没有理喻文州的意思,还是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喻文州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们看看自己的终端信息吧。”

听了这话第一反应是喻文州诱我们分心的战术,后来想想不对啊喻文州是公认的战五渣,他现在就一个人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好怕的。

打开终端一看,来信人【江副长】,呵呵,不好的预感。

给诸位可爱的轮回成员们:

哈罗~大家还好吗~

咱轮回出了大事情,现在紧急召回所有在外出任务的成员,请暂时放下手中的任务,有大事情要办。

请在一小时之内赶到,不回来的当叛逃处理哟~

问我什么事情?呵呵,保密啊。

PS:你们周总长要和别人跑了,伐开心,要抱抱。

                                            FROM 江副长

怒摔终端,而阿策和王杰希两人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这封信槽点太多了老子不造从哪儿吐起好吗!还有什么保密啊你的PS已经出卖你了啊!

还有就为了这点事把我们紧急召回……

这佣兵组织拓麻呆不下去了!(╯‵□′)╯︵┻━┻

尽管如此,上头的命令还是不得不从,要是被判叛逃的话……李轩打了个寒颤,想到某位可怕的总长,真是十条命都不够花的。

抬头看看阿策和王杰希,他们俩的表情里也满是无奈。

没办法,只能收了家伙离开了。

王杰希这小子走之前还深深地看了方士谦一眼,这不是还有爱嘛!

倒是方士谦没脸没皮地叫着:“杰希别走!杰希别走!”可惜,他被绑在椅子上动不了。

走之前喻文州站在门口,给了个如沐春风般的微笑,说:“大家走好啊,有空再来玩啊,回去记得退雇用人的钱啊,欠钱不还可不好,我记得你们轮回是三倍违约金?”

……这人今天怎么那么嘲讽,画风不对啊,失恋了?

李轩大大你真是一语道破天机啊。

阿策走的时候狠狠剜了他一眼,干得好。

诶阿策等等我我还没给傲娇保护协会留我的手机号……【被揍

……

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王杰希刚刚离开的时候。

喻文州掐断了卢瀚文的电话,就听到黄少天轻轻地说了一句:“喻文州?”声音低低地,像是自语,更像是自嘲。

“少天,我,不是……”喻文州看到黄少天冷漠的表情,心里一痛,正要解释。

“不用说了,”黄少天无情地打断了喻文州的话语,“你欺骗了我,不是吗。”

“你当初为什么要一声不响地突然消失?”

“当我问你是不是文州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承认?”

“是不是你把位置信息全部告诉了王杰希?”

“文州,”黄少天看了喻文州一眼,眼里充满悲哀,“我讨厌有人抛弃、欺骗和背叛我,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少天你听我解释……”喻文州刚要说些什么,却见黄少天笔直往后倒下去。他本来就在和王杰希的对战中积累了大量的伤势,一直忍着不发作。而现在心如死灰,便是再也撑不住了。

喻文州看着眼前失去意识的黄少天,沉默了好久。他何尝不知道这伤了黄少天的心?

抛弃、欺骗和背叛,这人世间三大最不能忍的事情,他全占了。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怎么才能对黄少天说出“我是为了你好”这种话来?

半晌,他拨了个电话给郑轩,“你们在哪儿?”

“嘿我们在三楼急救室这边呢……刚刚那个虚空的吴羽策过去的时候放了个炸药……真是咳咳咳咳……幸好我们躲得快都没事。”

“好,少天受伤了,我送他过来,你让景熙准备一下急救。”

“咦黄少那么好的身手都受伤了?谁干的?王杰希?”

“情况复杂,再议。”说完喻文州啪地挂断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的郑轩倒是心惊胆战的,妈呀,这长官心情不好啊。

喻文州将黄少天横抱起来,向着三楼的急救室走去。看到怀中人儿微微蹙起的眉头,喻文州叹了口气,抱得更紧了。

就算你对我失望了,我也不会放弃你的,少天。

将黄少天安顿好之后,在郑轩战战兢兢地目光注视下,正准备向着方士谦办公室进发的喻文州却收到了QQ提示。

呵,是叶修吗。我刚要找他算账,他倒是找上门来了,正好啊。

喻文州冷笑着打开QQ,却发现是另一个熟悉的名字。

无浪:

哈罗~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索克萨尔:

这套开场白都用了三年了,能不能有点新意啊江副长。

无浪:

瞧你说的,这是我的属性啊属性,怎么能改呢。

索克萨尔:

……

无浪:

对了帮我和在你那边的可爱的轮回成员说个事呗,让他们立刻撤回来,别做任务了。我是发了邮件,但就怕他们太认真了没看见。

索克萨尔:

……?!!!!

无浪:

哎,没什么好多说的,小周要妹子不要我了,我要失恋了。

索克萨尔:

呵,恭喜失恋^ ^。

“喂喂景熙,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长官特别不正常啊。”郑轩在一旁悄悄对徐景熙说。

“何止不正常,”徐景熙怜悯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先是送黄少来的时候表情阴沉到不行,现在又笑的那么开心,据我的经验,此人多半有病。”

无浪:

……你今天怎么那么嘲讽,不是被叶修盗号了吧。

索克萨尔:

没有。

无浪:

那一定也是失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索克萨尔:

闭嘴。

无浪:

可怜,摸摸你。但一点都不同情你,因为我是脱团狗。

索克萨尔:

……祝你家小周早日成为直男。

无浪:

……靠不用这样吧……你快去传递消息吧,快走吧快走吧。

索克萨尔:

嗯,我去了,好好筹集给百花和霸图的违约金。

还有,最后友情提醒你一句,关上脑洞,好好做人。

“我又咋招惹他了,失恋的男人画风怎么那么不正常。”郁闷的江波涛被喻文州补刀两次,“还有他最后一句关上脑洞好好做人是什么意思,我又怎么了我……”

“算了,”江波涛挠了挠头,“先不管他了。当务之急是解决小周和苏沐橙的问题,呜呜这两人都去戒指店了,这是什么神进展啊……”

另一边的喻文州愉悦了,嗯,欺负了江波涛顺气多了。

何况之后还嘲讽了李轩和吴羽策,这人生真是越来越有意义了。

原来嘲讽别人是那么令人高兴的一件事啊。画风已经不对了的喻文州快乐地想着。

结果,两天后,正当他想着怎么给黄少天道歉的时候,接到了郑轩的电话:

“长官不好了!黄少从医院跑了!”

 

TBC


说明一下,周江情节在另外一条线里会细讲,大家会看到一个江副长脑洞大开,然后弄得自己三天下不了床的励志作死故事。

方王的开头和结局也是放在了另外一条线,从青梅竹马到反目成仇再到方士谦一人杀上轮回抢亲【并不

另一条线等完结了喻黄这篇以后会开嗯。

猜猜黄少哪儿去了?反正喻文州要千里寻妻了。

评论(3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