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冥

喻厨一枚。赛厨一枚。
时之歌站维赛,别的cp都比较无所谓。
全职主吃喻黄喻/伞修/林方/方王/双花/江周江/乔高乔/刘卢/韩张/双鬼/于远/包罗
也吃all喻除魏喻。
坑大概最近会填?【不确定的。
微博id:@冥_但求一睡赛科尔。

【喻黄】双向网骗(8)

嗯……

我现在的心情只有上面那一个字能表达,因为这一章没有喻黄剧情【土下座

一直很想写方卢李三个傲娇保护协会会员历史性的会面来着,于是就开了这一章。

关于李轩的武器,大概就是激光刀了【虽然我不造和激光剑有个毛区别

方王事件大概下章完结。

然后就是喻文州千里寻妻的故事了【x

隔壁叶凛太太都要完结了我还刚刚要进入后半部分剧情【跪

对了叶凛太太已经放弃治疗了,你们还是叫她璇子让她自生自灭吧

本章方王双鬼刘卢,因为毕竟是喻黄文所以让我暗搓搓地打个喻黄tag……


(8)

关于吴羽策为什么会被当做穿女装的变态,卢瀚文为什么又会那么熟络地叫着李轩哥哥的事情,那要回溯到15分钟之前。

那时候,喻文州刚刚和卢瀚文交接完班,飞奔到了黄少天那里。而卢瀚文,则是乖乖地蹲在方士谦的办公室里当着看守。

为什么卢瀚文没有想着把方士谦解救出来呢?因为喻文州走之前微笑着留下一句话:

“瀚文啊,如果我回来看到方士谦解脱了束缚,那你就别想再看到你小别哥哥了。”

正盘算着救出痴汉同盟的卢瀚文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保证头可断血可流方士谦的束缚不能松。

开玩笑,爱人面前,同好算什么。

卢瀚文你小小年纪就那么要不讲义气究竟是被谁教坏的啊。

方士谦则笑的一脸和蔼可亲,准备劝服卢瀚文:“小卢啊,别听你长官的,你把我松开,我们一起去找王杰希和刘小别,不好吗?”

卢瀚文摇摇头。

“放开我,还可以让杰希做主,把你许配给刘小别,可好?”

卢瀚文还是摇摇头。

“……年轻人,别不知好歹了,小心我代表痴汉同盟开除你。”

卢瀚文这次迟疑了一会,但还是坚定地摇摇头。

“你到底想怎么样,”方士谦哭丧着脸,“小卢啊小卢,行行好放开我成不。”

“不行。”卢瀚文一脸正气凛然的样子,“长官已经交代过了,这是上头的命令。”

“再说,守着你,刘小别前辈自己会跑过来的。”

“还有,”卢瀚文冷笑,“方士谦前辈……你真的能让王杰希前辈听你的话吗。”

【方士谦,扑街。】

……

李轩很郁闷。

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伏击,本打算两个人一起反击解决对方的,谁料到对方突然喊了一句:卧槽景熙救我这里有变态人妖,压力山大啊。

这句话踩了吴羽策的雷点。

于是吴羽策就爆发了。

当吴羽策像提着大刀一样拎着他的光剑就冲上去了,开始了凶残的1vs2。

李轩站在旁边提醒了一句:“阿策小心走光。”之后就被各种飞刀暗器逼离了打斗现场。

李轩没事情可以做,吴羽策那边看起来也暂时不需要他,他只能向着方士谦的办公室所在方向一路前进。

说起吴羽策喜欢穿女装出任务的这种怪癖,说起来也是一段辛酸史。

当初虚空佣兵组织刚刚并入轮回佣兵组织时,他和吴羽策被要求的都是一些双人任务。都需要潜入各大宴会厅打探各种情报。而这样就免不了有个人必须得穿女装。于是相貌姣好的吴羽策就被选上了。

第一次,吴羽策各种抗拒,最后在李轩和江波涛的好言相劝下穿上了女装。

第二次,吴羽策言语激烈,不停吐槽着这些衣服。

第三次,吴羽策给了那件裙子一个嫌弃的眼神。

第四次,吴羽策面无表情地穿上了女装。

第五次,当李轩告诉吴羽策已经没必要穿女装出任务的时候,吴羽策给了他一个白眼:“我就喜欢穿,你管我啊?”

李轩目瞪口呆,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眼前的是那个高冷的吴羽策大大后,试着给他来了一个公主抱。

当然之后被吴羽策给吊打了。

数日后,当吴羽策穿着女装回来向江波涛回复任务的时候,李轩敢保证他看到了江波涛副长一脸阴险的微笑。

他刹那间全懂了,敢情给我和阿策配备这种特殊双人任务都是江副长你故意的咯?

李轩在心里给自己的父母拜了三拜,感谢他们没有生他一副好皮囊,不然此时此刻穿着女装的就是他了。

结束了往事的回忆之后,李轩向着方士谦的办公室奔去。很意外的,一路上没有什么人阻拦。而到了那里之后,他打开门,看到的是本次任务目标方士谦被绑在椅子上,而一个小孩儿挂在他身上,两双眼睛的目光齐齐投向李轩。

李轩关上门,揉了揉眼睛,又打开门。依旧是一个小孩挂在方士谦身上的场景。

靠你们耍我呢!李轩怒摔光剑。目标就那么绑好了只等我上了,还只留一个小孩看守,这是看不起我吗!

等等,李轩想深了一层,这是阴谋?

很有可能!喻文州是个心很脏的人他不可能那么天真纯洁善良!

李轩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于是他提起光剑,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面前的小孩已经从方士谦身上下来了,也提着光剑谨慎地看着他。李轩有一种感觉,面前的虽然只是个孩子,但却是个劲敌。

他不动,面前的少年以先发制人。手中光剑笔直向前刺出,凌厉而狠辣,直奔李轩的要害而来。

厉害,李轩赞叹了一声。如果是想去卸掉他手中这柄光剑,恐怕会被他的力量反而弄得手肘脱臼吧。这个少年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招,却隐含着以不变应万变的高超技巧。

李轩笑笑,如此高天赋的少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果然蓝雨的新人们不容小觑啊。不过,还是太嫩了。

李轩的激光刀,突然从下方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直击卢瀚文的握住剑的手腕。卢瀚文虽然在蓝雨受过训练,但这样诡异的攻击还是第一次碰到。不过他也没有手忙脚乱,察觉到李轩的意图之后还是试图将手腕抽离。

但是李轩更快,激光的尖端已经碰到了卢瀚文的手腕,卢瀚文痛叫一声,立马丢开了他的光剑退到一边,他的手腕部分已经是焦了一片没有了知觉。

“小子,你还是太嫩了,过几年再来挑战我或许还有机会。”李轩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慢慢逼近着方士谦。

卢瀚文握住焦黑的右手腕,但还是挡在了方士谦面前:“不许伤害方士谦前辈。”

“小卢……你居然愿意那么保护我,我真的太感动了。”方士谦泪目。

“……方士谦前辈你别太自作多情,只是如果你挂了,我就见不到小别哥哥了。”

“小卢你不能委婉点吗,太伤我的心了。”

“小别哥哥?王不留行小队的那个刘小别?”李轩听到了熟人的名字,饶有兴趣地问道。

“对啊对啊!面前的这位和蔼可亲的哥哥!”看到李轩似乎认识刘小别,卢瀚文立马就忘了他之前伤到了他右手腕的仇,嘴上像抹了蜜一样甜,问道,“小别哥哥还好吗?他今天有来参加这次行动吗?他最近有好好吃饭吗?有没有看到我变瘦了呢?”

“等等等等。”李轩被卢瀚文的这一大串的问题砸晕了,“你也认识刘小别……哦不,飞刀剑?”

“何止认识,他还是我相公!”卢瀚文一脸泫然欲泣。

“呵。”方士谦在旁边冷笑一声,“什么相公,明明只是你单方面痴汉他而已。”

“方士谦前辈不是一样。”卢瀚文揭着老底,“你也不就是痴汉着王杰希前辈吗。”

“咦再等等。”李轩觉得自己有点风中凌乱,“你们说的信息量好大但我为什么从来没听那两人说过?”

“哎,少年。”方士谦叹息一声。

“你听说过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傲娇吗?”卢瀚文接上了方士谦的话。

“而我们,就是傲娇保护协会【别名痴汉联盟】的荣誉会员啊。”两个人和声道。

李轩惊呆了,这拓麻痴汉还能讲得那么正气凛然?

这世界痴汉有了人权?

控傲娇的也能找到组织了?

于是李轩丢了手中的激光刀,泪流满面地冲了上去,突然抱紧了一脸状况外的卢瀚文和方士谦:“呜呜呜呜我志愿加入傲娇保护协会,请组织收容我吧。”

“诶?”

“因为,我家阿策,他也是个傲娇啊!”

“轰——”一声,门被整个轰开了,吴羽策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呃……阿策……”看清了来人,李轩整个人都凝固住了。

没想到吴羽策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到了方士谦面前,甩开李轩和卢瀚文两人,提着方士谦的衣领道:“你就说方士谦?”

“呃……鄙人方士谦,敢问小姐贵姓……”

完了。李轩默默捂住了双眼,敢叫阿策小姐,你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他也不知道方士谦向来就是作死小分队的先锋队员。

果然,吴羽策听到小姐两个字脸上一寒,抬起脚就将高跟鞋搭在了方士谦的所绑的转椅椅面边缘处,看着方士谦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老,子,是,男,的。”

一旁的卢瀚文已经被吓得差点哭出来了,于是他立刻打电话给喻文州:

“文州哥哥不好了!方士谦前辈被人sm了!对方是个穿女装的变态!快来人啊!我和李轩哥哥顶不住了!”

于是他们看到了,1分钟后,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出现在了这件房间。

“放开方士谦。”

 

 

TBC

【方士谦:呜呜杰希你果然还是爱我的

【王杰希:滚



评论(3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