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冥

喻厨一枚。赛厨一枚。
时之歌站维赛,别的cp都比较无所谓。
全职主吃喻黄喻/伞修/林方/方王/双花/江周江/乔高乔/刘卢/韩张/双鬼/于远/包罗
也吃all喻除魏喻。
坑大概最近会填?【不确定的。
微博id:@冥_但求一睡赛科尔。

【喻黄】双向网骗(7)

嗯以后更新都不会很勤快了,请大家多多包容qwq

本章主喻黄,然后是伞修方王。


(7)

黄少天带着冰雨,默默站在甬道的一角屏息等待。

这段路是王杰希的必经之路,而这个位置,正是旁边一个通风口和这条甬道相连的岔口。这个角度的话,可以趁敌人最不加注意的时刻出手攻击。如果一击不成,还可以退到通风口内。可以说是伏击的最好地点。

而现在,素有“妖刀”之称的黄少天,正在这个地点,背对通风口,紧张地望着甬道两边,等待抓住王杰希的破绽,一击将他击退。

为了确保这一计划顺利实施,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个隐秘通风口的存在。包括和他同寝室的郑轩,和那个新调来的长官。

但除了文州。

当初喻文州向黄少天要他们的部署计划图的时候,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把他所有的隐秘都告诉了喻文州。出于对喻文州的信任,相信他不会害自己。

但如果真的是文州出卖了他,那全盘计划就得泡汤……黄少天犹豫着。随即甩了甩自己的脑袋,我在想什么啊,那可是文州啊,怎么会舍得害我呢?

哪怕是在喻文州在网上消失很久之后,他依旧那么相信着。

哪怕是数张扑克牌从背后插入他的左肩时,他也从未怀疑过。

……

喻文州坐在方士谦的办公室内等待着,心里却有一抹浓重的不安。

他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哪怕是在他自认为已经部署周全不会出差错了之后。

“你一定是觉得自己已经安排妥当不会出差错了吧?”一旁被绑着的方士谦看到喻文州焦虑的神态,笑道,“但你太小看杰希了,他最擅长的就是出其不意。”

“方医师已经忘了自己是王不留行目标的这个角色了吗,”喻文州同样报以微笑,“而且我相信少天,以他的实力,不会弱于王杰希的。再说,他有主场优势。”

“他真的有这种优势吗,喻文州长官阁下?”方士谦似笑非笑地看着喻文州。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喻文州平静地说,“但主场优势的话他有地形图肯定……”说到这里喻文州忽然想到了什么,变了颜色。

“是吧,”方士谦高深莫测地说,“有时候你相信的人,也不是那么可靠。”

喻文州不理方士谦,迅速打开QQ:

索克萨尔:

在吗?

君莫笑:

哟文州啊,找我干嘛?

索克萨尔:

少天给我的情报,你到底给了王杰希多少?

君莫笑:

百分之百啊,怎么了?

索克萨尔:

叶修你……我当初不是说过只能给百分之七十的吗?

君莫笑:

文州你还是太甜,你当初怂恿苏警花追哥的往事还历历在目呢,哥当然要好好报答你咯。

索克萨尔:

……

君莫笑:

对了,苏警花……苏沐秋同志要我跟你说:下次泼他水之前,记得调水温,或许他还能考虑帮帮你。

喻文州在手机前简直想掀了桌子,尼玛啊这世道连做个媒婆都能被报复。

人生真是艰难。

还有苏沐秋同志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我调了水温,你这种妻管严哪里会去阻止叶修。

他强忍住怒气,在屏幕上又打下一段话:

索克萨尔:

……就算说我因为做了好事被报复了?

君莫笑:

文州瞧你这话说的,我不是在帮你吗,给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

索克萨尔: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战五渣。

“哈哈哈哈,”屏幕前的苏沐秋拍桌狂笑,震得鼠标都从桌面上掉了下来,“他终于承认自己战五渣了。”

“别闹,”叶修死命装出一脸严肃的样子捡起鼠标,“我还要继续调戏他呢。”

君莫笑:

文州啊,我想你虽然是王杰希的宿敌,但应该没法打探到有一件事情吧。

索克萨尔:

嗯?叶神还有什么事吗?

君莫笑:

那就是我和大眼的关系啊,他可是差点成为我小老婆的男人。我俩谁跟谁啊。

索克萨尔:

……叶修,算你狠。

“嗯?小老婆?给我讲讲呗?”看到对话框的苏沐秋捏住叶修的耳朵,带有威胁语气道。

“……苏警官饶命,这不是为了调戏文州的剧情需要吗。”叶修道,“我和大眼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朋友关系。”

“真的吗?”苏沐秋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叶修毛骨悚然。

“真的真的。”叶修点头如小鸡啄米。但看苏沐秋的表情,他有种预感他明早别想正常起床了。

“对了,你不打算告诉喻文州你和黄少天的关系?”苏沐秋问道。

“有啥好告诉的,你不觉得等文州救出少天之后再告诉他,他的表情会变得很精彩吗。”叶修大笑。

“你……,”苏沐秋无奈地看着眼前恶趣味的爱人,“但你不顾虑少天的安危了?”

“怕什么。文州不会让他出事的。”叶修一脸轻松表情,“再说,我相信少天的实力。这种局面刚好可以锻炼锻炼他啊。”

“毕竟比起大眼,少天才是我最好的兄弟啊。”

……

喻文州无比焦虑地向着黄少天所伏击的方向飞驰而去。

在开战前他告诉过少天,情况危机之时一定要拨通他的终端。但终端没有响,他拨过去也无人应答。

是战斗激烈到已经没时间接听终端的地步了吗。

情急之下,喻文州决定亲自赶过去。他调回了在别处伏击的卢瀚文,让他来这里守着方士谦,而他自己,则是去找黄少天。

他知道自己犯下了多么重大的错误,给黄少天安排网络骗局和保护方士谦这种双重任务,是他做的第一个错误决定;而把地形图全部交给叶修,则是他做的第二个错误决定。

也许第三个,就是他此刻擅自离开方士谦的办公室,转而去救黄少天吧。这可能会导致他们全盘计划的崩溃。

但是他,不后悔。

他真怕,成为尸体的黄少天,倒在他的面前。

当接近黄少天所伏击的通风道口的时候,他看到两个身影正在交战。而一个不明物体也向着他这里急速飞来,他立马蹲下,堪堪躲过这枚暗器。他看了一下,是王杰希用特殊金属制的扑克牌。

被发现了吗?这是喻文州的第一反应。很快他就否认了这个想法,如果是被王杰希发现的话,这张扑克就不会躲地那么轻松了,大概只是碰巧向着他这个方向袭来。

他探出头,凭借着带来的特殊探测装备,终于是看清了王黄两人的情况。此时的王杰希明显处于攻势,扑克牌被王杰希以诡异的角度掷向黄少天,再飞回他的手里——这个飞回,用的是极细的透明丝线。

而黄少天则处于劣势。每当他想用光剑将扑克牌击穿时,那扑克牌就会诡异地爆炸开来。而且喻文州注意到,引起黄少天不敌王杰希的主因,是他的背后的左肩部分血肉模糊,以至于他整条左臂都无法移动。他只能将右手的光剑挥得密不透风,以此来阻挡扑克牌的侵入。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背后的伤口,心微微刺痛了一下。凭他的聪明,当然已经知道黄少天是怎样被背后通风口内的王杰希给偷袭了,而这一切,都怪他。

“砰——”喻文州举起手枪,向着王杰希的方向开了一枪。他的枪法并不好,不像苏沐秋那么神乎其技,身上配备的也是防身用的普通手枪。但他知道,他这一下可以给某个人创造一个机会。

王杰希果然分了心,向着喻文州的方向飞出数张扑克牌,阻挡了飞过来的那枚子弹。但黄少天早在喻文州开枪时就眼睛一亮。向着王杰希冲过去。

抓住机会,一击绝杀。

这是才是“妖刀”黄少天,蓝雨的王牌。

鲜血,从王杰希的右臂处喷涌而出。他也立刻回过神来,用数枚扑克牌阻止了想要继续趁胜追击的黄少天后,从包里拿出了几颗药吞下。诡异的是,鲜血立刻止住了。但右臂似乎还是无法使用。

“不愧是王不留行,果然是精通草药之理啊。”喻文州从伏击处走出。

“喻文州。”王杰希当然认识眼前这个人,他从自己加入轮回佣兵团之后就一直追捕自己,两人之间也有过多次交锋,可谓是宿敌。

而黄少天,在听到这个名字之时,瞳孔微微一缩。

“怎么?要乖乖接受逮捕吗?”喻文州道。脸上依然平静。

“就算我右臂不能动,我要逃跑,你们还是拦不住我。”王杰希自信地说,“除非你想让我打开毒气瓶的盖子,让整个微草医院给我陪葬。”

“你舍不得的。”喻文州笑道,“因为有方士谦在。”

王杰希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你连这个都查到了。”

“让我猜猜,故意拖延时间那么久不进攻,就是为了让方士谦多活一会吧?”喻文州道,“而这次任务,江波涛的指派只占你行动原因的百分之三十,剩下的大概是因为你不想杀死方士谦吧?如果是别人来干,方士谦大概八成是要死的,但如果你来干,最多让他重伤,不会危及性命。”

“王杰希,既然那么喜欢他,你为什么还要离开他?”

王杰希沉默不语,而正当这时,喻文州的手机响起,他按下了接听键,是卢瀚文:

“长官不好了!方士谦前辈被人sm了!对方是个穿女装的变态!快来人啊!我和李轩哥哥顶不住了!”

 

TBC

【吴羽策:尼玛什么叫穿女装的变态,老子这只是任务需要好吗!

【关于卢瀚文为什么欢快地叫起了李轩哥哥,下章会讲ww

评论(27)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