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冥

喻厨一枚。赛厨一枚。
时之歌站维赛,别的cp都比较无所谓。
全职主吃喻黄喻/伞修/林方/方王/双花/江周江/乔高乔/刘卢/韩张/双鬼/于远/包罗
也吃all喻除魏喻。
坑大概最近会填?【不确定的。
微博id:@冥_但求一睡赛科尔。

【喻黄】双向网骗(6)

最近真的很忙很忙很忙……敢信吗我已经开学很久了……

抱歉 拉下的几更这几天会补回来的。

前文:网骗5

本章cp主喻黄,附带郑徐方王双鬼,一句话刘卢和江周就不打tag了,请注意及时避雷。

隔壁的伞修篇 @一叶溯游千峰凛 看她的主页就好!咱这边还是拥抱呢,她那边已经直接上肉,然后网骗的肉的话……起码要等到文末了……

【ps:虽然看起来章节数差很多!但其实才差3k字不到啊!我很良心的!【滚



(6)

“长官长官,郑轩哥哥为什么跪在搓衣板上啊?”

“……”

“啊小卢你知道吗,这叫不做死就不会死。^ ^。”

“……”

“哈哈哈哈郑轩你也有今天!当初我没领到毕业任务的时候成天在我面前在我炫耀,还每天都和景熙秀恩爱简直不能忍啊。你今天遭报应了吧!长官长官!我头一次看到活的家暴诶!”

“……景熙QAQ。”

“不行还有五分钟呢。”高冷的徐景熙大大看着眼前的报纸,头也不抬地回答道,“要让你清醒意识到喷cp一身水有多严重的后果。”

“……那请至少保留我吐槽的基本权利。”

“不行。就算你想说‘压力山大小卢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啊’‘长官你为什么一句话里还能自带表情符号啊’‘黄少真的好烦啊你们不是也每天在秀恩爱吗’‘还有活的家暴是什么啊难道还有死的家暴吗’诸如此类的吐槽,”徐景熙抬头,嘴里蹦出一大段话脸上却毫无表情,顿了一顿,他道,“但是,还是不行。”

“……”

“……景熙你去轮回进修从而获得了读心术的能力吗!”一旁的黄少天惊恐,“来来,帮我看看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说罢一指喻文州。

“……报告黄少,这个心太脏了,看不清。“

“^ ^。”

“哎。年轻就是好啊。”方士谦又泡了一壶茶,悠悠地喝了起来,“想当初我和我家杰希,也是那么恩爱,他当初也罚我跪过搓衣板。”

“……虽然景熙不让我说,但我还是忍不住了,”郑轩吐槽道,“我不明白跪搓衣板这种事有什么值得拿出来炫耀的。”

“你不懂的。“方士谦一副惋惜的口吻,转而看向卢瀚文,”小卢懂的,对吧?”

“我懂!”卢瀚文也皱起眉头,努力装出一副深沉的样子,但却起了反效果,让他看起来更萌了。经过这几天两人的深入交流,卢瀚文和方士谦已俨然一个战线。

小卢你这样不行的啊。“黄少天插嘴道,”你还小小年纪,怎么能和方士谦这种妻奴混在一起。再说你又没跪过搓衣板,懂什么懂。”

“黄少你别小看我!我真的都懂的!”卢瀚文急了,“我虽然没跪过搓衣板,但和方士谦前辈都是傲娇保护协会的会员,我们的宗旨是‘同是傲娇裙下臣,天下痴汉一家亲。’”

“……我竟无言以对。”

“我也……方士谦前辈的洗脑功力太可怕了。好好的一个小卢。”

“长官,痴汉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皿=!长官罩我!”

“少天莫慌,抱紧我^ ^。”

“嗯!”

“我说,”刚回来的李远看到眼前黄少天拥抱喻文州的场面,惊呆了,“这攻略速度让我叹为观止啊。按这进度,三天之内就能看到他们搞上了啊。”

“没成呢,不过也差不多了。用黄少的话来说,这个长官和他的文州有种相似的安心感,于是他的好感度就不受控制的upup了。”

“这也太扯了。”刚结束搓衣板时间的郑轩站起来插嘴道,“我看八成是黄少为另寻新欢找的借口。”

“+1。”

“+2……好了长官不是这样的,你别往这边看了我简直心慌慌。”

“时间也差不多了。王不留行也快来了。”被黄少天结束拥抱的喻文州站起身来,不怀好意地盯着方士谦道,“景熙,压住小卢。郑轩,少天,李远,执行特别计划,又名,中出【划掉】制裁那个叛徒。”

“方哥!撑住!等我来救你!”

“……卧槽黄少郑轩你们这是在干嘛!告诉你们我要报警了啊……不对你们就是警察……既然是警察快点放开我啊我没犯法!把我绑起来是几个意思啊……嘶……我知道了我不去找杰希了还不行吗……啊……疼疼疼疼疼……你们绑轻一点啊……”

……

“怎么就进攻了?我没有下命令吧。”轮回佣兵组织虚空分舵内,王杰希一拍桌子,质问起了吴羽策。

“江副长的意思。”吴羽策道,完全不买王杰希的账,“王杰希,你拖得太久了。”

王杰希抿了抿嘴唇,他知道这是江波涛对自己的警告。他冷静了下来,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

“这人怎么这样……”吴羽策不满地皱皱眉。

“咦阿策,你没从李迅那儿听说有关王杰希和这次任务目标方士谦的传闻?”一旁的李轩道。

“没有,你知道我一直不关心八卦。”吴羽策冷哼一声。

“好好好,高冷的吴女士……嘶……阿策你别捏我腰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叫你吴女士了……疼……”李轩叫道。

“怎么想都是方锐那臭小子的错。”吴羽策恨恨地说,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往事,“下次让我逮到那小子,一定剥了他的皮。”

“……咳咳,我们来说说王杰希和方士谦的事情吧。”李轩看到吴羽策这个样子,立马转移话题,“听说这方士谦以前和王杰希就是师兄弟关系,两个人感情挺好的。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掰了,江副长——你知道的那个心脏,就用了点手段把王杰希拐到咱这儿来。”

“那他出这次任务干嘛?真想杀了方士谦?”吴羽策奇怪地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大概又是江副长外派的吧?给他和周总长创造独处机会呗。”李轩一副无奈的口气,“这个佣兵组织还能不能好了。”

“……大概吧。”吴羽策想到他们江副长也是打了个寒颤。当初他不小心闯入总舵惊扰到总长副长两人恩爱,当时副长的表情简直……当然之后他被委派了很多九死一生的任务,也是他不想再去回忆的原因之一。

“王杰希都去击杀目标了,老婆咱也去呗?”李轩笑嘻嘻道。

“……滚!”

……

方士谦的房间内,此时只剩下了黄少天、喻文州和被绑着的方士谦三个人。

“他来了。喻文州看了眼移动终端,道。

“那我去了。”黄少天踌躇满志。一脸自信地望着门外A栋的方向——王杰希应该会从那里入侵。

“嗯,小心些,别忘了根据你自己那些策略随机应变。”喻文州嘱咐道,“就在旁边那条密道里埋伏好了。”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黄少天抱怨道,“长官你也太不信任我了,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可是剑圣啊剑圣!这世上除了某对可恶的夫夫之外,我还没遇到过敌手呢!”

“总之,小心为上。”喻文州的语气仍然很郑重,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呼叫终端,我一定会到你身边来的。”

黄少天突然冲了过来,抱住了喻文州。喻文州对黄少天那么主动的表示亲密也很惊讶,随即心下了然,也回应了这个战前温暖的拥抱。

 许久,两份分开。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突然道:“长官,这场战斗后,我有些事想问你。”

“我也有些事想告诉少天,”喻文州盯着黄少天的眼睛,不避不闪,道,“所以,千万不要出事。”

黄少天微微一笑,随即身子疾行而出,消失在了门外幽深的走廊里。

 

TBC

【李轩:我志愿加入中国傲娇保护协会,请组织罩我

【方士谦:呜呜我还被绑着呢你们这么秀恩爱要脸吗!

评论(10)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