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冥

喻厨一枚。赛厨一枚。
时之歌站维赛,别的cp都比较无所谓。
全职主吃喻黄喻/伞修/林方/方王/双花/江周江/乔高乔/刘卢/韩张/双鬼/于远/包罗
也吃all喻除魏喻。
坑大概最近会填?【不确定的。
微博id:@冥_但求一睡赛科尔。

【喻黄】双向网骗(5)

又是大章。【最近好喜欢合并章节

都怪某人,我最后写扑克牌的时候,总想写成库洛牌。

因为是现代都市背景,所以本文中出现的剑,都是光剑。

本章主喻黄,出现郑徐刘卢方王,双鬼一句话。


(5)

天要下雨,和黄少要恋爱一样,都是挡不住的。

郑轩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这样一段话。看着黄少坐在自己对面和自己旁边的长官有说有笑,和之前的神游状态有了质的区别。正想插嘴说上两句,却见坐在一旁的长官大人若有若无地向这边瞟了一眼,他只能默默低下头,吃着自己的中饭,不打扰那二人世界。

谁叫他是长官呢,惹不起。

从喻文州到这里监督与协助已经过了5天。第二天的时候,轮回方面突然调动大批人马,迅速包围了微草医院。那时候他们全员都是紧张的备战状态,包括已经从神游状态回复过来的黄少天。而喻文州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是佯攻。”

“为什么?轮回方面都摆出了这样的阵势了。”郑轩不解,而一旁的黄少天则是进入思考的状态。

“如果是王不留行要正式进攻的话,就是不会大大咧咧地把轮回的全部兵力摆在正面让你去全部攻破了。”喻文州拿起一杯泡好的咖啡,抿了一小口之后道,“凭他那诡异的魔术师战法,他一定会以奇兵突袭或者是伪装潜入作为开端。”

“那我们该怎么做呢?”郑轩忍不住继续问。黄少天的眼神闪亮了一下,好像已经想到了什么。

“很简单,你们大方一点,直接去迎击就好。因为是佯攻,所以敌方不会过多纠缠,你们也一触即退就行。”说到这里喻文州顿了一顿,道,“他这次大概是从哪里得到了我要来坐镇指导的情报,过来确认一下的。那索性就大大方方承认吧。反正就算遮遮掩掩,他也能花大价钱从某个无良手里拿到情报的。”

遥远的某地,正在焦虑自家废物点心最近总是莫名其妙消失的叶修打了个喷嚏。

“yes,sir!”黄少天郑轩徐景熙等人齐齐立正,之后便下去迎敌。正如喻文州所说,敌人没有认真进攻的意思。而且在交锋后很快全队撤退。

之后三天轮回方面丝毫没有进攻的意思。郑轩也就心安了下来,和自家徐景熙也是不遗余力地在制造闪光弹。弄得李远每次哀怨地瞪他一眼以后就立刻跑去站岗。

再也不想看到这对秀分快了!By李远

但让郑轩感觉特别压力山大的就是,还有人比他们更闪。那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

老实说,当初在黄少天错认了喻文州之后,他是一度很担心这两人的关系变僵的。这两人一个是队长,一个是王牌,要是弄僵了关系他们的毕业任务就很难顺利完成了。本来第二天的时候这两人也不说话,但当轮回方面的敌军撤走了之后——

“少天,你是不是也察觉到了此次轮回方面进攻的不对劲?”喻文州突然那么问。

“嗯。我觉得这次轮回方面的士气不是很足,每个人的精气神的状态不是那种打决战应该有的。我想应该是佯攻吧。”黄少天道,然后得意一笑,“我的直觉,天生比别人敏锐一点。”

“真是厉害。要是我是你毕业任务的主考官,大概就直接给你通过了。”喻文州赞叹道。

“队长!队长你这可要说话算话啊!”黄少天立马转变态度,急切地说,“我的毕业任务就靠你了啊!要是最后方士谦不幸被他们家王不留行给家暴挂了,你可要让我通过啊!”

喻文州哑然失笑,“你咋对自己那么没信心。”

“不是我没信心啊!我的实力你从上面来的还不知道吗!要是我都没法做好保镖任务那谁能做好!但是啊,你看看方士谦,”黄少天一副自家人不争气的语气,指着在一旁悠闲喝茶的方士谦道,“我看要是王不留行来了,他能把自己绑着送过去。”

“噗——”方士谦刚刚喝道嘴里的茶水全部喷到了面前的徐景熙身上,徐景熙嫌弃地看了方士谦一眼,脱下了被弄湿的外套。方士谦接着说:“黄少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就算你说的是事实,也别在我喝水的时候说啊。”

“看吧事实!他自己都承认了!”黄少天抓住了方士谦话中的要点,向喻文州哭诉道,“队长你们这任务安排极不合理啊!被保护人自己都站在杀手那边让我们做护卫的很苦恼啊。请求换任务啊换任务!这也太困难了。”

面对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黄少天,饶是喻文州定力再好也有了一瞬间的动摇。不过他马上恢复平静,摸摸黄少天的头,笑着说:“上面派来的任务,凭我的权限也没法改变啊。”

黄少天有些失落。但感受着来自头顶上轻轻的抚摸,他又莫名的觉得心安。又来了,他暗道。

在当时文州离开他之后,他曾一度极其悲伤,将自己困在心里那个文州还在的脑内世界里不肯出去,导致了郑轩他们所看到的“神游状态”。

而打破这一切的人就是这个长官。这个长官的到来,让黄少天的直觉有了反应——他觉得眼前的人就是他的文州。但通过确认后,他知道自己误会了对方。于是黄少天道了个歉之后就不再理人家了。

只是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特别安心。每次聊天的时候,对方总能在自己的长篇大论中的关键点,然后迎合上自己的话题。而现在对方第二次摸着自己的头发,温暖而又熟悉,让他感觉十分舒服。

就像文州一样。

黄少天脑海里还是不可遏制地冒出这个想法,随即他甩了甩头,摒弃这不切实际的想法,这人我已经确认过了不是文州,只是……还需要再证实一下。

之后黄少天就一直和喻文州腻在一起了,用郑轩的话来说,看这两个人每天秀恩爱真是压力山大。成为他这几天两大心烦原因之一。

“郑轩哥哥,徐景熙哥哥在外面和李远哥哥亲热地聊天呢,你不出去真的好吗。”郑轩叹了口气,他这些天烦心的第二个原因来了——蓝雨警校预备班的卢瀚文。

这卢瀚文是喻文州在第三天带来的,被称为这次作战必不可少的战力之一。他还是蓝雨警校预备班的学生,所谓预备班,就是那些即将加入蓝雨的少年们组成的临时班,从预备班到正式加入蓝雨也有一个选拔任务,大概只有百分之三十的通过率。选拔任务和毕业任务,合称蓝雨最变态的两大任务。而即使这样,梦想成为警察的少年们还是趋之若鹜,争取进去这所全国最好的警官学校。

卢瀚文的任务听说也是加入他们这个小组。徐景熙刚听到的时候拍桌而起:“长官这和选拔任务的难度不符啊!对小卢来说也太困难了点吧?”

“安心。不要小看瀚文的实力。”喻文州笑道,“况且,他只是辅助你们而已,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独立任务,只要完成就算过关。”

徐景熙松了一口气,还好,队长虽然心很脏,但还没有到心脏到丧尽天良的地步。

于是卢瀚文就在这微草医院也驻扎了下来。这孩子性格开朗,而且属于自来熟的那种,很快就博得了蓝雨众人和方士谦的好感。而且他似乎与黄少天特别投缘,两个人经常凑在一起不知道讨论什么,期间不时爆发出一两声大笑。有时候喻文州也会参与他们的讨论,只是一般都是笑着在旁边听着,到了关键点的时候才发表一些语句,逗得黄少天和卢瀚文哈哈大笑。

而且这个孩子对搞基和秀恩爱这种行为完全没有一点排斥行为。前一秒郑轩还对着卿卿我我的队长和黄少说不要带坏小孩子啊,后一秒被后面一股大力向前一推,直接亲上了徐景熙的脸颊。他转头一看,罪魁祸首正是背后笑嘻嘻的卢瀚文。

啊,原来这个孩子已经坏了。

想通了这一点,郑轩就对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行为选择性无视了。

而某一天,卢瀚文突然没去找黄少天,而是把郑轩神神秘秘地拉到一旁:

“郑轩哥哥,问你个事。”卢瀚文一脸纯真。

郑轩本能有了不好的预感:“你要干嘛?”

“问一下,”卢瀚文的脸上突然升起一抹可疑的红晕,“进攻微草的王不留行的队伍中,有个叫飞刀剑的剑客吗。就是一个出剑速度特别快的,黑发,脖子上总是挂着一副大大耳机的。”

“嗯……”郑轩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他们对战的场景,发现他想不起来有那么一个人,于是回答卢瀚文道,“我没有看到……倒是你问这个干什么?”郑轩这时候觉得有些渴了,拿起旁边的一个杯子喝水,按他的剧本,接下来卢瀚文将会诉说一个宿敌是怎样形成的故事。

谁知卢瀚文微微皱了皱眉,脸上浮现出一阵与他这个年级不符的感伤来,道:“小别哥哥……不,飞刀剑,是我相公。”

“噗——”郑轩把一口水喷出来,刚好越过卢瀚文的头顶又全数喷到了徐景熙的新外套上。

徐景熙刚想着这都这两天的第二次了,我咋那么倒霉呢。抬头看看罪魁祸首,好的郑轩,今晚搓衣板上解释吧。于是他高贵冷艳地呵了一声,转身离开。

而郑轩还没注意到自己这一口水对自己的性福生活造成了多么巨大的影响。他只是紧紧地抓着卢瀚文的肩吼道:“什么什么!那飞刀剑是你相公?你没在说胡话吧。”

方士谦喻文州和黄少天被他的一吼之力惊的纷纷凑过来的,黄少天立刻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郑轩我跟你说你这样不对啊你怎么能吼小孩子呢,哎你还是警察呢那么吓小孩子真是过分,真是世风日下……”

“少天,让小卢说。”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而黄少天也立刻乖乖闭嘴。

“小别哥哥是我的青梅竹马QAQ。以前我们家那块地区曾经被黑帮战给波及,他的父母都被杀害了,所以我们家就收养了他。小别哥哥好厉害啊,为了替父母报仇每天苦练剑术,然后也经常听些很潮的音乐。总之我特别崇拜他。我说了长大以后要当他老婆。

有一次我问小别哥哥,他将来要做什么。他不答话还反问我。我说我当然想加入蓝雨警校成为很厉害的警察啦。他沉默了一会,说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这一日之后,小别哥哥就突然消失了。我找遍了我们那区块都没找到我的小别哥哥。直到到了蓝雨预备班,我才了解到了轮回佣兵团,然后知道了小别哥哥现在的身份。拜托队长带我来这里。”卢瀚文说到最后眼角已经有了泪花。

“那么你之后打算干什么呢?”郑轩听完这个感人泪下的故事,忍不住问道。

“找到小别哥哥,绑他回老家结婚!”卢瀚文握了握小拳头,说出了一个令众人晕倒的答案。

“好好好,瀚文有出息啊。”一直听着的方士谦和蔼地拍了拍卢瀚文的肩,“王不留行小队里的人,肯定都是人才啊。特别是队长。”

“呜呜我也觉得!刘小别哥哥可帅了!”卢瀚文直接无视了方士谦的最后一句话,一副找到了知音的语气。

“哎我家杰希也是,又聪明又能干。就是傲娇了一点。”

“方士谦前辈你真是我的知音!小别哥哥也可傲娇了!每次都装作不认识我!”

“哎,要习惯啊。”

“嗯!”

……

郑轩看着眼前聊得火热的两个人,转头对喻文州说:“队长,我觉得我们中间出了两个叛徒!”

“那就烧了吧^ ^。”

“是……不对啊烧了方士谦我们怎么完成任务?”

“反正我没有毕业任务,不怕。”

“……队长那刚刚那句烧了吧你是在玩我吗……”

“你猜。^ ^。”

有那么一个队长简直压力山大。郑轩觉得喻文州在相处几天以后的画风和一开始正派君子的完全不同。越来越心脏了。

所以第一印象都是骗人的嘤嘤嘤……

当然泪流满面的郑轩,回去后被徐景熙罚跪在门口的搓衣板上这种事,就是后话了。

 

[此时,轮回方面。]

“喂喂王杰希啊你怎么还不组织进攻。这都拖了几天了。马上要到任务期限了你还行不行啊。”李轩焦急地询问着王杰希。

“不急,2天后,就是发动总攻之时。”王杰希平静地说。

“哎这本来是我和我家阿策的任务啊,结果听说方士谦在你就硬要插进来,这下好了吧,喻文州都亲自坐镇指挥了。”李轩开始发牢骚。

“没事,不管对手是谁,两天后,我都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王杰希扬了扬手中的扑克牌,冷酷地说。

方士谦,我们两个的孽缘也该到了了结的时候了。

 

TBC

【李轩:一起出任务的两个都是傲娇,我心好累啊。

评论(22)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