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冥

喻厨一枚。赛厨一枚。
时之歌站维赛,别的cp都比较无所谓。
全职主吃喻黄喻/伞修/林方/方王/双花/江周江/乔高乔/刘卢/韩张/双鬼/于远/包罗
也吃all喻除魏喻。
坑大概最近会填?【不确定的。
微博id:@冥_但求一睡赛科尔。

【喻黄】双向网骗(3)

嘿,时间过的有点久了,大家还记得这篇吗。

放上前文地址:网骗(2)

再放上璇子太太伞修联动地址:妖孽(3)

另外本章有少量方王、伞修和郑徐出没。


 

(3)

“郑轩,你是爱情专家吗。”宿舍里,黄少天一脸真诚地盯着郑轩看。

“……黄少你要干嘛,我知道错了再也不和景熙他们说你和文州的事还不行吗……”被盯着的郑轩看着黄少天一脸惊恐。

“哎不是上次那事啦,不过也差不多。”黄少天叹了口气,“如果被你当好兄弟的人,突然说要给你生猴子,你该怎么办?”

“压力山大,黄少我们还真都没猜出你家文州原来是只猴子。”郑轩的表情变得难以形容。

“滚!这只是一个比方啦比方,我家文州可好着呢,又会听我说话又肯听我着想,……”说到喻文州,黄少天自动进入了陶醉模式,随即又变得苦恼起来,“不过啊,他上次说喜欢我让我和他谈个恋爱,但我还没思想准备啊……”说道这里,黄少天拿起床头的枕头捂住了自己的脸。

“……原来是这样。”郑轩松了一口气,好朋友的对象是个人类真是太好了呢。“那你咋回复他的?”

“我说,先让我考虑考虑呗,”黄少天把枕头拿开,望着天花板道,“但这几天和他聊天的时候我总觉得特别尴尬啊,总想着自己是不是喜欢他,然后越来越感受到文州的一系列优点,我都想说服自己嫁了,但我连毕业任务都没领到,现在谈恋爱是不是太早了……”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郑轩拍拍胸脯道,“放心黄少,你就和原来一样对待那个文州就行了,等你毕业任务完成以后,再明媒正娶。”

“郑轩我咋觉得你这时候那么可靠呢,”黄少天用一种找到了救星的语气激动地说,“对啊,到时候再答应他不就好了,郑轩你真是我的小天使么么哒。”

“那当然……”郑轩得意,但看到来人,脸上表情瞬间僵住。

“黄少,紧急任务。”徐景熙突然走进来,黄少天一眼就认出来他手上拿的是毕业任务的专用封漆,“你被临时调入我们组保护微草医师方士谦,从轮回佣兵团的s级佣兵王不留行手里。”

“我的毕业任务是这个吗!”黄少天兴奋地从上层床铺跳下来。

“嗯,你看这封漆好像是啊。”徐景熙笑道,“没想到说好的辅助人员就是你啊黄少,有你在我们肯定没问题。具体内容在李远那儿,要不你先去找他了解下情况?”

“我去了!顺便和文州去说一下这个好消息。”黄少天兴奋地跑了出去。而一旁的郑轩此时浑水摸鱼偷偷地溜出房间。却被徐景熙挡住了。

“小天使?还么么哒?”徐景熙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唔,景熙你听我解释,”郑轩尴尬地看着眼前的恋人,想辩解些什么。

“呵呵,”徐景熙大大高冷一笑,“有什么话,今晚搓衣板上解释吧。”

……

“王不留行要亲自刺杀方士谦,这消息是真的吗?”喻文州敲字。

“我说文州,我难得送你个免费情报你居然怀疑它是假的,太伤我的心了。”很快,qq窗口跳出这样一行字,来自qq好友“君莫笑”。

“没有的事,只是王不留行和方士谦的渊源有点深,我有点惊讶他会亲自进行这个任务。”喻文州道。

“行啊文州,你自己打探情报能打探到这份上不容易啊。”对方的字里行间透露出些许惊讶,“你真把王不留行当宿敌看啊。”

“^ ^”喻文州就发了这样一个表情。

“啧啧,看在你那么辛苦的份上,再免费多给你一个情报好了。轮回组织虚空分舵的正副分舵主,逢山鬼泣和鬼刻,也会辅助王不留行参加这次行动。”

“就是那对单人实力不足s级,但配合起来可以发挥超s级实力的组合吗。”喻文州的表情凝重了起来,“那看来我是要改变策略了。”

“苏沐秋大大让我吃饭去了,文州你自己努力吧。”叶修发了个抽烟的表情,“祝你早日把黄话唠娶回家啊。”

“滚。”——by还没得到黄少天的具体回复,却要看苏沐秋和叶修秀恩爱,还要被叶修补刀的喻文州。

……

 “哈!王炸!一张k!是我赢了!”微草医院内,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师,正与黄少天他们玩着斗地主。

“靠靠靠靠靠怎么又是老方你赢!你出千吧!”黄少天抱怨道。

“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啊。”方士谦嘿嘿一笑,摊出了手,“喏,又是你们输了,钱拿来。”

“不行不行不行!再来一把!这次我肯定连本带利地赢回来!”黄少天道。

一旁的郑轩捂脸,这已经是他、黄少还有方士谦的第十把了……黄少只赢过一次,而他也是输多赢少,最大的赢家还是方士谦。也没见他用什么出千手法,但摸到的牌总是诡异地好。

“不来了。”方士谦把牌往桌上一扔,拍拍自己的白大褂,站了起来,“我家杰希快来了,要是被他看到我在赌牌,绝对会被家暴的。”

“你家杰希?就是那个王不留行?”此时黄少天也扔了牌,一脸好奇地问道,“他不是轮回佣兵组织来刺杀你的吗?咋又变成家暴了?”

“嘘,佛曰,不可说,不可说。”方士谦眨眨眼,一副神棍的样子,看得黄少天想冲上去揍他一顿——事实上他也那么做了。方士谦被胖揍一顿后,立马从桌上拿起一种药膏擦在脸上。半个小时候,那个英俊潇洒的方士谦又回来了。

“我要给我家杰希留下最风流倜傥的我的印象。”方士谦那么说道。

黄少天无奈,他刚到微草医院的时候听闻首席医师方士谦的名号,总觉得是个十分正经的人,谁知真正见到时却是个无赖。每天无聊时就会缠着黄少天他们打牌,还总是称呼那个刺客为“我家杰希”。

黄少天凭直觉知道这里面一定有很多故事,但每次问的时候方士谦都是一副无赖撒泼的样子,坚决不透露半点有关王不留行的消息。弄得黄少天也没办法继续追问下去,只得每天向他翻几个白眼。

被刺杀了还对人家痴情不改,这不是有病吗?作为医生也不给自己吃个药,简直想裱这个首席医师。

哎,还是我家文州好,多正常啊!多温柔啊!多体贴啊!

黄少天心中转过以上两个念头,充分暴露了他喻厨的本质。

想到喻文州,黄少天又苦恼了起来,这段时间喻文州似乎对他的毕业任务特别感兴趣,经常问起些防御安排等关键性的问题。而出于对喻文州的信任,他将自家的保安配备全盘托出。

最近随着轮回佣兵方面进攻力度的加大,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而且王不留行和双鬼组合素来以奇诡著称,这次更是专挑他们防御的薄弱点下手。徐景熙这个医护人员更是得到了他们的重点照顾,好几次要不是黄少天去救场,防御线已经被攻破了。

黄少天也不是没怀疑过喻文州会把这些情报泄露出去,但直觉告诉他喻文州绝对不是什么坏人。加之刚对你表白过的人转身就把你给卖了,这已经不是心脏能够解释的了,简直人渣。

……

又是一天的防御战后,今天的黄少天他们也是连王不留行的影子都没看到,却是一直在被攻击。尽管黄少天今天又一次嘲笑方士谦的精心打扮泡了汤,但他心中的急躁感却越来越甚——

一种浓烈的,要失去什么重要东西的不安。

黄少天甩甩头,一路奔回宿舍。他现在只想看到喻文州,只有他能令他的焦虑有所缓解。而一回到宿舍,就开始狂弹索克萨尔的屏幕。

夜雨声烦:

文州文州文州!你在吗!

我现在心情特别焦躁,一方面是那个王不留行的攻击线路越来越诡异了。今天我好不容易逮到了他灭绝星辰的影子,正准备追上去时一个熔岩烧瓶丢得我视野内一片红色!结果我又追丢了他。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本来逮到他任务就结束了啊!

而且我最近眼皮总跳,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半晌,对面发过来一条消息:

索克萨尔:

少天,你相信我吗。

如果相信我的话,把战略部署给我说说,我帮你你们分析一下吧。

这次的喻文州没有发微笑表情。敏锐的黄少天察觉到了这一点。但对面绝对是喻文州本人没错——这是黄少天天生的直觉,他也是凭这一点多次在实战演练中脱颖而出。于是不假思索地,他回复了回去:

夜雨声烦:

我有什么不相信文州的!我们这次是准备这样部署的。A方案,……

黄少天将自己的战略部署发了过去,半晌后,喻文州发了这样一段话:

索克萨尔:

听好了少天,这是我的最后一段话,你要听清楚。

首先,你们要对付的并不是王不留行一个人,还有虚空的双鬼组合也参与了此次刺杀计划。

其次,你们的方案已经接近完备,不需要再大改了。

最后,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再见吧,少天。

黄少天怔怔地看着最后一段话,突然疯了一般给喻文州发过去几大段话。

夜雨声烦:

文州文州文州你最后一段话啥意思!为啥那么突兀地说再见!

你还没给我解释这些方案呢!你别走啊!

文州你在玩我吧!你再这么玩本剑圣可要生气了啊!

靠靠靠靠靠真不理我了!

喻文州!你给我出来!喻文州!你给我出来!喻文州!*

文州……

……

但无论黄少天怎样敲击键盘,对面灰下去的索克萨尔头像也再没有亮起过。他无力地瘫倒在椅子里,任凭转椅带走自己最后一分力气,他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

那个从不嫌他烦的喻文州。

那个温柔体贴总会为他着想的喻文州。

那个总是笑着说少天的喻文州。

那个喻文州。

 

TBC【第一次尝试虐啊

评论(17)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