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冥

喻厨一枚。赛厨一枚。
时之歌站维赛,别的cp都比较无所谓。
全职主吃喻黄喻/伞修/林方/方王/双花/江周江/乔高乔/刘卢/韩张/双鬼/于远/包罗
也吃all喻除魏喻。
坑大概最近会填?【不确定的。
微博id:@冥_但求一睡赛科尔。

【维赛】维鲁特先生的忧郁(2)

时隔那么久又来更新了,十分不好意思,土下座。

希望有人还记得这篇文章。

本深夜党又是这个更新时间【sad。

前面第一章请走:(1)


(二)

赛科尔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是出现在了这该死的舞会上。

还跟在自己第一天认识的人的身边。

身边还有一脸坏笑的损友,和强行憋笑的损友的女朋友。

请告诉我啊,上帝,赛科尔的内心仰天哀嚎,所以我本来的正牌舞伴埃蒙•直男·J呢!

 

事情吧还得追溯到赛科尔和维鲁特相顾无言目瞪口呆的时候。

两个人都被对方给惊呆了,赛科尔震惊于我只是想整一下埃蒙啊为啥会突然跳出来个不认识的人,维鲁特惊讶于我只是想找赛科尔(性别男)啊。在这个世界线里他为什么变成一个抛媚眼的小少女啊!

两人相对无言了足足十秒钟,终究还是维鲁特定力高深,缓了过来:“不好意思,找错人了。”说罢准备把门关上出去。

“你,你找谁?”赛科尔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

“我找赛科尔。”

“……我……我……我就……”赛科尔满心憋屈,想承认吧,那不就在任务前暴露了身份?这任务对格洛好像还挺重要的。想隐瞒吧……赛科尔还是有颗爷们儿的内心。

“赛科尔!”格洛莉娅偏偏在这个时候踹门进来,“你好了没!别像个娘们似的磨磨蹭蹭!”

赛科尔沉默,得,这下眼前这人知道了,得毁尸灭迹了。

维鲁特反而笑了,对踹门进来的格洛莉娅说:“这位想必就是卡罗魔导工坊的坊主维拉小姐了吧。”

格洛莉娅这才发现有外人在场,对自己刚刚莽撞的表现感到深深的懊悔,在内心寻思着一百种做掉维鲁特的方法后,脸上还挂着微笑:“是,请问客人您是?”

维鲁特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脸上挂着的笑容那叫一个若无其事:“塔帕兹高等军事学院二年级学生,维鲁特·克洛诺。”

“所以克洛诺先生来这里干什么呢,该不会真的想让赛科尔帮您锻造武器吧。”格洛莉娅轻笑,“虽然赛科尔是有登记在册的锻造师身份,但他的技术之差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在本工坊是不负责锻造的。”塔帕兹高等军事学院,这下毁尸灭迹可不好办了啊……

格洛,你居然还损我,我跟你拼了。受伤的赛科尔心里默默吐槽。

“当然不,”维鲁特依然保持笑容,“我是邀请他到本校就读的。”

“什么?”

“什么?”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一声来自格洛莉娅,还有一声来自在旁边看戏的赛科尔。

赛科尔表示很无辜,他只是在一旁无辜地看着两个心脏(第一声)的家伙斗智斗勇而已,怎么就突然波及到自己了?

格洛莉娅是真被震惊了:“克洛诺先生,别逗了,赛科尔怎么可能能去军事学院读书呢,你看他这痞样也不像是当军人的料啊。”

“这是正式的录取通知书。”维鲁特拿出一个卷轴,随即凑到格洛莉娅耳边轻轻说道,“私藏一个神力者,这可是大罪啊。”

格洛莉娅大惊,这小子不简单啊。短短几句话就切中了自己的要害,不过这件事是塔帕兹军事部授意的吗?塔帕兹官方怎么会发现这个事情?那弗尔萨瑞斯高层知道吗?

她内心转了千百个念头,却强忍住内心的疑惑,道:“不就是上个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转头看向赛科尔,“赛科尔,从今天起你就是塔帕兹军事学院的人了。”

赛科尔目瞪口呆:“格洛,你才和这小子讲了多久的话,就把我给卖了?”

“我和维鲁特先生一见如故。”格洛莉娅一本正经。

“这不能成为你卖我的理由。”赛科尔一脸委屈。

格洛莉娅迅速把赛科尔拉到一边,窃窃私语道:“赛科尔啊,现在情况有变,敌人掌握了我们的命脉,不得不低头啊。你放心,我一定想个办法。”
赛科尔感动:“格洛!我今天才发现,我是如此爱你!”

“滚!”格洛对着作势要抱过来的赛科尔过去就是一脚,“我爱的是瑞亚!”

 

 

“所以……”格洛莉娅转过头,对着维鲁特笑靥如花,“我们达成交易了,赛科尔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赛科尔表示他从没有这样想揍过格洛莉娅。

维鲁特眼皮跳了跳,无视了格洛莉娅有些暧昧的话语,“那转学手续和正式借读申请,还要等去塔帕兹办理,所以何时可以启程?”

“不急不急,”格洛莉娅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转而对赛科尔说,“在这之前,赛科尔还要办点事,对吧?”

赛科尔狂摇头。开玩笑,能不能够逃离穿女装的命运,就看现在了。

格洛莉娅眼睛一瞪。

赛科尔摇头的速度慢了下来。

格洛莉娅开始微笑。

赛科尔彻底停止摇头。

格洛莉娅把袖子一卷作势要打。

赛科尔急忙狂点头。好的好的,自由诚可贵,性命价更高。

“看,赛科尔也觉得该先完成了任务。”格洛莉娅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转过头去,面向维鲁特说道。

维鲁特在内心表示你们工坊的劝人方式好神奇恕我难以认同!

维鲁特瞥了眼一旁由于被压迫,楚楚可怜(?)的赛科尔,咳了一声,道:“如果只是掩饰身份的话,我可以帮忙。”

格洛莉娅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居然猜到了?要不要灭口?

“我不会说出去的,这对于我们塔帕兹而言并没有什么益处,”维鲁特似猜到了格洛莉娅心中所想,“而且还会使我们塔帕兹失去一名学员。”他瞥了瞥赛科尔。

赛科尔那个得意啊,瞧瞧吧格洛莉娅,人家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克洛诺先生哪里的话,如果能有您的帮助,那就再好不过了。”格洛莉娅心思急转,反正让埃蒙去又显眼又容易暴露身份,还不如暂时利用面前这人的身份。

“就是让我和维鲁特搭档的意思?”赛科尔也算听懂个大概,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那裙子便随着他的动作一阵飞舞,“来吧,我已经能熟练驾驭这条裙子了!”说着还转了一圈,然而裙摆却勾到了旁边的裸露的钉子,伴随着兹拉一声,裙摆下沿与整条裙子完美分离。

维鲁特有点不忍直视地别过头,“穿超短裙去舞会,阁下真是好情趣。”

格洛莉娅开始狂笑。

饶是赛科尔的厚脸皮也不禁刷的红了,他哀嚎:“靠,不带那么玩我的……!”

 

最后赛科尔男装出席了贵舞会:“维鲁特不是像埃蒙那样的直男真是太好了。”舞会间隙,他那么像格洛莉娅倾诉自己不用穿女装出席的欣喜之情。

格洛莉娅看了赛科尔一眼,眼里充满了深深的担忧:“你真的觉得他不是直男比较好?”

“当然。”赛科尔心里想着他是直男老子还要扮女装,遭的这是什么罪。

“这个,你不会觉得他喜欢男生奇怪吗?”格洛莉娅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用一种奇怪的关怀眼神看着赛科尔。

“啥,有啥奇怪的,你还喜欢妹子呢,就不允许人家喜欢男生啊。”赛科尔表示挺无所谓的,“喂,格洛,你咋了?怪怪的。”

格洛莉娅有一种吾儿叛逆深伤吾心的哀伤,向赛科尔摆摆手,“我没事,只是莫名有种女儿长大了有了喜欢的人我该怎么办的无助。”

赛科尔一脸懵逼:“哈?格洛你有女儿了?你和瑞亚已经?”

格洛莉娅赏了他一个暴栗。

一旁的维鲁特•人生赢家·克洛诺不着痕迹地笑了。

 

要说任务吧也还算顺利,毕竟赛科尔是影能力者,这种地方完成一个小小的交易还不是小菜一碟。之后就是万众瞩目的共舞阶段,作为塔帕兹优秀学员维鲁特,在这个上流圈子里也是有不少粉丝的,那么作为他的舞伴,赛科尔多多少少还是受到一点小小关注的。

粉丝A:“今天总算发现了男神从不理睬粉丝团的真相。”

粉丝B:“我感觉我失恋了/心碎”

粉丝C:“不过……真配啊……我觉得我可以加入新的邪教了……”

而我们的男主角赛科尔同学并不入戏,面对维鲁特的邀请,他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我又不会跳舞。”

“所有人都跳舞,你这样,太引人注目了。”维鲁特仍保持着邀请的姿势。

“这个……”赛科尔一咬牙,刚刚做完危险任务的身份不能暴露啊,“我有个要求,最后的要求。”

“不行,我跳男步。”

“……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

“大概是你单蠢的关系吧。”维鲁特面露嘲讽。

“……”赛科尔蔫了,为什么面对维鲁特的时候自己总会有一种无力感?

 

于是被迫跳女步的赛科尔同学为了报复维鲁特,决心给维鲁特一点好看。

他在跳女步的时候,故意将脚迟收回了一个八拍,而他脚弥留的地方,刚好是维鲁特所踩的下一个点的正前方。

如果按正常舞步踏过来,维鲁特将会被绊倒。而这个时候自己用为了不引人注目为由,来个英雄救美,拉他一把,让他明白谁才应该跳男步占据主导权。赛科尔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人生一片光明。

维鲁特的脚近了,近了。

赛科尔心里乐开了花,维鲁特啊,等会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然而就在维鲁特的脚将要碰到赛科尔的脚的一瞬间,维鲁特的脚猛地一沉,向上一勾脚尖,转而从下方将赛科尔的脚踢起。

赛科尔哪里想得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纵使脑子一下反应了过来,脚也已经来不及躲开了,于是,赛科尔的脚一悬空,他的整个重心就往前方倒。整个人眼看就要扑倒在地时,维鲁特猛的一拉,他整个人被拉进了维鲁特的怀里。

赛科尔涨红了脸,有什么比偷鸡不成蚀把米更加丢人的事?

其实还真有。那就是之后维鲁特凑到赛科尔的耳畔,低语道:“你看,我说我跳男步比较合适吧?”

赛科尔现在只祈祷格洛莉娅没有看见他丢脸的这一幕了。

 

事实证明,格洛莉娅不仅看见了,还拍了。

第二天卡罗魔导工坊全锻造师都发到了一张维鲁特对着怀里涨红了脸的赛科尔低语的照片,上面还起了报纸式的标题:“卡罗头牌终于撩人不成反被撩?万千少女的梦中男神终于有了归属?”

“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我还不如不去呢。”阁楼上的赛科尔捂脸。现在每个人看到他都用着一种祝福的眼神,他简直想杀人。

“不错不错,这个照片我觉得会销路不错,维鲁特粉丝那么多。”格洛莉娅看着手里的一沓照片满意的说道。

“格洛,你怎么还忙着卖照片!”赛科尔怒极。

“孩子,给你当嫁妆啊。”格洛莉娅用慈爱的眼神盯着赛科尔。

“都说了我和维鲁特没什么!那只是个意外!”赛科尔辩解道。

“我懂我懂,一切相遇都是偶然。”格洛莉娅一副过来人的眼神眺望远方,“想当初我和瑞亚的……”

“行行行,”赛科尔赶紧打断了格洛莉娅的陶醉,“我记得明天维鲁特还要来吧,我不想去塔帕兹入学那事你搞定了吗?”

“交给我吧,”格洛莉娅面露得意,扬了扬手里的照片,“就靠它了。”

 

“那么,我们今天也要启程回塔帕兹了。”维鲁特登门,对着格洛莉娅说,旁边跟着一脸不爽的赛科尔。

“等等,克洛诺先生。”格洛莉娅保持微笑,此时用上了敬语,“我们考虑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充分考虑赛科尔的意见,你看,他多不想去。”格洛莉娅一指赛科尔,赛科尔意识到自己要做出点表示,于是狂点头。

“可维拉小姐,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维鲁特似乎早就料到了,依然波澜不惊,“别忘了赛科尔是……”

“没错,大家都知道私藏神力者是大罪。我们也无法做伪证证明赛科尔不是神力者。”格洛莉娅的笑容没有减轻半分,“但是,如果克洛诺先生你也参与了私藏呢?”

维鲁特的脸色终于开始变了,“你没有证据。”

“不,我有,”格洛莉娅将照片递给了维鲁特,“那么亲密的关系,总是认识了很久了吧。然而认识那么久克洛诺先生却一直隐瞒不报,不知道是不是与我等同罪呢?”

“……”维鲁特第一次被噎得哑口无言。

格洛莉娅笑的更欢畅了:“所以,请克洛诺先生打道回府吧,为了我们双方的声誉着想。”她在双方二字上特意加了重音。

“好,我知道了。”维鲁特开口道,“我不会带赛科尔回去了。”

格洛莉娅向赛科尔比了个V,展示着自己的胜利。

“但是,”维鲁特口气一转,“我的任务没有完成,我无法回去,所以我要留在弗尔萨瑞斯。这段时间,就请多关照了。”

格洛莉娅&赛科尔:“诶?”


-tbc-


之后应该就是维赛in西国.avi【并没有

本章没有女装play让大家失望了,不过近期应该会补这样的一个番外。

现在越来越喜欢格洛了,腹黑的妹子我的菜0////0

然后希望大家多评论给点建议什么的,收到评论会超开心的ww。


【维赛】维鲁特先生的忧郁(1)

•全职的太太们莫说话,我先跪下。Ryyy的林方篇会填的!【认真脸

最近掉了时之歌的坑,维赛大法真好啊,车飙得真爽啊【你

是个长篇,名字和正文没有任何关系,会ooc。设定上是平行世界的感觉?嘛反正先那么理解着吧~后面会解释的。

提前写个cp预警:维赛 西北送弓


(一)

“赛科尔,赛科尔……!”

无尽的黑暗中,有那么一个声音在不断呼唤。

是谁?少年伸出双手,向着黑暗中抓去,想抓住那个尽头的白色身影,却始终若即若离。这几个夜来,少年一直反复做着这个荒诞的梦。总在将要抓住的一瞬之前,白色身影消失在黑暗尽头。

“赛科尔,赛科尔……!”声音又从遥远处传来。

又来了,少年烦躁地想。这次一定要逮住你,于是他迈开双腿准备追上去——

“砰”一声巨响后,一阵怒吼自阁楼顶端响起:“赛!科!尔!你敢踹我!你今天完蛋了!”只见一个蓝色的身影瞬间从阁楼上冲了下来,躲到了饭桌旁一个高大的红色身影背后,而从阁楼延伸下来的楼梯上,一个浅褐色头发的女生,正缓缓走下。少女长得娇小可爱,然而她走下来时众人都往后退了三步——任谁都能感受到环绕在她身侧的低气压。

“埃蒙你让开,我今天不收拾了这小子,我就不叫格洛莉娅。”名叫格洛莉娅的女生挽起了袖子,冲着高个子的红发埃蒙发出了威胁宣言。

“我明明比你大两岁……还叫我小子……”埃蒙背后,赛科尔探出头来,委屈地说。而看到格洛莉娅恶狠狠的眼神后,立马改口,“不,我是说格洛莉娅女王大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做了个梦,您大人有大量……”

“不是故意的就能把好心叫你起床反被踹一脚的的事实一笔勾销了?嗯?”格洛莉娅怒气冲冲地指着自己的下巴说,“你看看这红肿,你看看!我今晚还有舞会!怎么见人!”下巴处一片红肿。围观的众人齐齐看着赛科尔,眼神充满怜悯。

“谁让你那么矮,你看我绝对踢不到埃蒙的下巴。”

“埃蒙你让开,今天不是赛科尔死就是我亡。”

眼看战争一触即发,名为埃蒙的红发男子终于发话了:“格洛,瑞亚马上就要来了。”

“啊!我差点给忘了!化妆化妆化妆……”格洛莉娅慌乱了起来,高冷的女王形象瞬间崩塌,恶狠狠地剜了赛科尔一眼,“算你走运。”随即立马奔向自己的卧室,嘴里还不断念叨着一些例如“啊今晚要和瑞亚参加舞会,一定要漂漂亮亮的”“上次那件衣服瑞亚就很喜欢,穿那件吧。”“哎要不穿这双新鞋子给瑞亚一点惊喜?”之类的话语。

“埃蒙!”赛科尔含情脉脉地看着埃蒙,“如此大恩,我只能以身相许了!”

“……我是直男。”

“没事,我可以为了你假装自己是女生!”

“……兄弟,收起你那恶心的小眼神。”

 

格洛莉娅走后恢复元气的赛科尔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他走到自己的岗位——卡罗魔导工坊的前台接待上,和进来的每一个顾客都热情地打着招呼。

“啧啧,赛科尔今天异常兴奋啊。”

“没被维拉小姐打,估计都不习惯了吧。”

“厉害厉害,不愧是全工坊第一抖M。”

沉浸在喜悦中的赛•抖M•科尔并未注意到同事们的窃窃私语,而是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赛科尔在15岁遇到格洛莉娅和她父亲前一直是个小偷,使用自己操控影子的能力,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对方的钱包偷出来,从未失手。

直到那一次遇到了格洛莉娅,她身旁的小傀儡,就那么轻轻易易地捆住了影子状态下的自己。然后她用宛如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赛科尔,对着她父亲说:“父亲,这小偷还是神力者呢,这年头神力者已经廉价到出来偷窃的地步了吗。”

“这小孩也不容易。”维拉家主叹息一声,看向赛科尔,“我对这孩子很有好感,他的眼神,和你一模一样。”

“……父亲我要控诉你贬低我的智商。”

“不是,是眼神里的坚韧。”维拉家主的眼神一下子变柔和了,“当初你发誓要制作出转换率第一的魔能转化器时,也是这般眼神。”

“眼神吗……”格洛莉娅怔了一下,“那这小偷怎么办?带回去?”

“魔导工坊那边还有空缺位置吗?给他安排一个。”

“……他又不是技术师,能做点啥……诶等等,”格洛莉娅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来回打量了几圈,用食指抬起赛科尔的下巴,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脸。

赛科尔被她看得一阵恶寒:“话先说清楚,这次我认栽,要杀要剐随你们便,但是小爷我卖艺不卖身!”

“呵——”格洛莉娅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冷笑,“没事的,小爷,我们只需要你出卖一下色相……”

赛科尔永远不会忘记那天的格洛莉娅多像一个发现裸体美女的色狼。

后来赛科尔成了卡罗魔导工坊的前台接待。他那么乖乖顺从的原因是参加了卡罗魔导工坊的锻造师潜质测试。作为大陆第一的魔导工坊,严苛程度可想而知。于是赛科尔不出所料地拿到了一份全B的成绩反馈,除了某一项——

“维拉小姐,请告诉我,成为你们工坊还测试撩妹/汉实力?”

“不,我们一般只测试撩机械的能力。”

“……那我为什么只有这项是S?”

“因为我们一致认为你整场测试的唯一突出表现就是对着给你送锻造材料的人邪魅一笑,妹子脸红汉子心跳,这真是相当了不得的实力。”

“……所以这和成为锻造师有什么关系!”

“是没什么关系,但和你的工作很有关系,”格洛莉娅指了指前台的接待位,“卖不成技术,只能卖脸了。”

赛科尔:hp – 9999

 

至此之后卡罗魔导工坊的业绩也是蒸蒸日上,赛科尔也在这里混了三年。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很开心。每天都是被格洛莉娅揍的生活,也和公会第一佣兵埃蒙结识,成为了基友(划掉)密友。

然而这样的赛科尔最近却一直被那个不知所谓的梦缠身,导致成功躲过格洛莉娅铁拳的好心情都冲淡了不少,他急切地想知道,那梦里那样呼唤他的人是谁?又有什么目的?生于西国的赛科尔从不相信什么神鬼之说,一切超自然的现象,都必然有自己的解释。想到这里,他皱了皱眉。

“喂,想什么呢,皱着个眉头。我家格洛呢。”出神的赛科尔脑袋上挨了一记,但他同时也明白了来人的身份。

“瑞亚,我警告你,不要因为我比你高就试图把我敲矮。”

“哟,和女生比身高,你的脸呢。”名为瑞亚的高挑女子笑了,“你咋不和埃蒙去比比身高呢。”

“……”赛科尔瞬间蔫了,呵,195的埃蒙。

“别瞎扯,我说,我家格洛呢。”

“里面打扮呢。”赛科尔一指里面格洛莉娅的房间,“你自己进去不就行了。”

“瑞亚吗!我弄好了!你把赛科尔那小子一起带进来!我有事找他!”里面传来格洛莉娅的声音,不似早上那么冷酷,反而透出一丝丝期待和兴奋。

“所以——”瑞亚转过身,抓住正要逃跑的赛科尔的衣领,“是你自己走过去,还是我把你拎过去?”

好男不和女斗,好汉不吃眼前亏,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

赛科尔,站在了格洛莉娅面前。

赛科尔时常反思,为什么自己无往不利的撩妹神技在这个卡罗魔导工坊屡战屡败?后来发现了,自己的撩妹神技对三种人不起作用。一是直男,直的不能再直的那种,比如埃蒙;二是百合,就像格洛莉娅,现在看向瑞亚的眼神多么含情脉脉;三是她的女朋友,没错,说的就是现在同样眼神温柔如水的瑞亚。

赛科尔表示,揍我就算了,还虐单身狗,受到一万点伤害。

“赛科尔,”瑞亚面前,格洛莉娅总是温柔可人的形象,“你看我这身,咋样。”

“你问瑞亚不就好了,问我有啥用,我能说个不好看吗。”赛科尔嘟哝着。不过不得不承认,格洛莉娅这身鹅黄的礼服,配上其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真的,很好看。

“你一直很漂亮。”瑞亚看着眼前精心打扮过的格洛莉娅,温柔地说。

“瑞亚……”格洛莉娅踮起脚尖,在瑞亚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遭到如此挑逗,瑞亚怎会放过眼前的机会?抱起格洛莉娅,给了她一个深吻。

“咳——”一旁的赛科尔表示自己快要瞎了,不得不出言打断,“我说两位小姐,你们叫我进来,不会就是为了秀恩爱给我看的吧?”

两人急忙分开,格洛莉娅脸上透出迷之红晕,瑞亚强装淡定,说道:“当然不是,找你是来商量点秘密任务的。”

“哦?秘密任务?”赛科尔一下子来了兴趣,“讲真我做看板郎都快做腻了,快点给我来点,符合我高端能力的高端任务。”

“当然会符合的。”格洛莉娅笑的意味深长,“先让瑞亚来解释下背景。”

“我们今晚要参加的舞会,主办方是我们特纳家族,是邀请全大陆的上流名仕的一场交流盛宴。西国卡罗这边受到邀请的,应该只有格洛和埃蒙。你要知道,我们西北两国的关系一直很是紧张。”瑞亚发挥背景解说的作用。

“然而西北两国的交易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借舞会的机会,我们想让你把这个,”格洛莉娅掏出了一个小型魔导机械,“交给特纳家族的秘密联络员。”

“为什么不让瑞亚带走?”

“瑞亚作为重要上层人员,还和我关系那么亲密,肯定是重点监视对象啊。”格洛莉娅说道,“而且西北两国交易物品只能私下里偷偷进行,这东西比较重要,那就只能借用一下你那个专门用来偷鸡摸狗的能力了。”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赛科尔掩面。不就偷了你一回吗。随即得意了起来,“好的好的,既然你那么器重我,让你见识一下影杀的能力。”

“厉害厉害,”出乎意料的,格洛莉娅没有反驳,而是从旁边掏出一条蓝色的礼裙,“所以,你看这条裙子怎么样?”

“挺好看的啊,可你不是挑好了吗……”赛科尔表示不理解,随机想到了格洛莉娅之前意味深长的笑容,面色变得惨白,“等等……等等维拉小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没有开玩笑啊,”格洛莉娅笑的更阴险(划掉),灿烂了,“这就是给你准备的啊,赛科尔,不,赛科罗娜表妹。”

“赛科罗娜是谁啊!”赛科尔转身就跑,然而却被瑞亚拦住了去路。

格洛莉娅随即拍了拍手,打开了房间内所有的灯光。“这样,就算是影杀,也没法再无影灯下逃走吧。”

“……格洛,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

“放心,我们友谊的小船早就在上午被你那脚踹翻了。”

“……我能不能不扮女装。”赛科尔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我可以假扮你的男友。”

“呵。”瑞亚冷笑一声。

“不能,”格洛莉娅否定地很坚决,“这是特纳家族召开的,是我和瑞亚第一次以情侣的身份出现在名流之列,一定要堂堂正正。”

“所以我是要和埃蒙……?”赛科尔的脸一下变成了苦瓜。

“哎兄弟,苦了你了,”格洛莉娅拍拍赛科尔的肩膀,“谁让埃蒙,是全维尔哈伦大陆公认的,不能再直的直男呢。”

“不……我觉得埃蒙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呵呵,谁跟你废话那么多。蒙特,罗拉,上。”格洛莉娅招呼了一下手边的两个机器人,和瑞亚手挽手走出了房间。

“……啊……格洛莉娅!你这个禽兽!”赛科尔的哀嚎响遍整个卡罗魔导工坊。

“哎。”锻造师A叹息。

“赛科尔又……”锻造师B叹息。

“所以友谊的小船,真是说翻就翻啊。”锻造师C叹息。

“埃蒙知道这件事吗?”锻造师D疑惑。

“大概是不知道的,默默给他点蜡。”锻造师E叹息。

“哎……女人啊……”锻造师ABCDE又一次一起叹息。

 

“请问,这里是卡罗魔导工坊吗?”一个有礼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咦这个点有客人?快去迎接。”锻造师A想招呼一下同伴们去接待一下,却发现周围在一起叹息的同伴们全部不见了踪影。

A感受到了众叛亲离,这世间人情冷暖真可怕。啧啧啧。

无奈之下,他只能自己去招呼客人。“这位先生,请问,您需要定制什么魔导机械吗?”

来人身着军装,上下装束整齐,佩戴有南国军事学院标志的纹章。白发红瞳,与这充满黑色机械味道的城市形成鲜明对比。不同于赛科尔的那种邪气,他的帅气更多地体现在气质上。几乎可以料定了,他必定是学院内男神级的人物。

“请问赛科尔先生是在这里吗?”

“在的,请问您是……?”

“维鲁特。维鲁特•克洛诺。塔帕兹高等军事学院二年级的学生。”听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维鲁特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喜色。

“随我来吧,他今天被坊主叫去了,肯定在房间里。”A看向维鲁特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得,估计又一个被赛科尔撩了的,应该很快就会被渣了。撩而不娶,这是卡罗头牌赛科尔的最大特点。

维鲁特随着此人走上了阁楼。卡罗魔导工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如果客人点名要某位锻造师炼制的话,是可以上门去请的。赛科尔虽然只是个坐台的,登记在册的身份却也是锻造师,因此邀他也不算是坏了规矩。

“咚咚咚”,A一阵敲门,然而并无反应。

“奇怪了,应该在房间里的啊。”刚刚在维鲁特面前夸下海口的A感觉自己被打脸了,倍丢面子,于是旋开了赛科尔房间的门把,推开了门。

“小……小女子……赛科……赛科罗娜,等候大爷多时了。”维鲁特面前的,是化了妆穿上蓝色长裙的赛科尔,用捏着嗓子的尖细声音,说出如上台词。看清来人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化为呆滞。

而维鲁特,他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表情,终于轰的一声,崩塌了。

 

-tbc-

==========================================

维鲁特内心:excuse me???????我的赛赛哪有那么可爱????

赛科尔内心:excuse me???????我只想整埃蒙来着??????

A同学:淡定背景布中……【A就叫A啊和埃蒙J的J同理【并没有。

维赛的太太们快来勾搭啊这里阿冥是个好人。

如果有全职的太太看到这里的话……请容许我一直跪着和你说话。

阿璇生日快乐!

想说的话都放子博了。手机也艾特不了! 林方篇周末补给你啊!

网骗通贩链接

怕有妹子没看到想了想还是发个lo说明一下。

昨天链接没做好所以今天放上来。

淘宝10.5晚上8点开预售,前十特典。和《妖孽》放在一家店,同时买这两本本子的可以敲客服申请合单。全权委托给阿璇发货了。

通贩链接戳我

占tag致歉。

超喜欢kz太太的特典!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合作(*/ω\*)

kz:

替( @喻冥 )的本子畫了特典鑰匙扣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詳情 → 天窗

-----

第一次參與這樣的製作

很開心(*´∇`*)

【喻黄】双向网骗 本宣

真是感觉好久没发lo了,网骗这文章发的时间也都是深夜,本宣都是深夜,真是不能好了。

网骗本终于宣了,明明和妖孽一个首发场怎么那么虐呢。

印调戳我【请务必认真填写QAQ

天窗戳我

试阅戳我【新增番外有伞喻友情向&叶黄友情向《彼时夏日》。

淘宝10.5晚上8点开预售,链接马上会放出,前十特典。不过和阿璇放在一家店,同时买这两本本子的可以敲客服申请合单。

通贩链接戳我

另外参10.25魔都o和10.26炎都o。特典是场贩前五。摊位信息未定,确定后将会放出。

魔都o在B04。炎都o在A14

求帮忙k下。



staff:

作者:喻冥

封面:格子 @*狂躁格子分割地段✧ 

特典:kz  @kz 

排版:玖玖  @YuRA. 

宣图&排字:阿筱

校对&友情番外:阿璇  @一叶溯游千峰凛 

G文:月冷  @秋色连波 

G图:猫咪  @遁入空门 、mochiko  @初始之地 



真是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以后我也高三啦,还是想学业为重的。

所以之后这个lo基本不会更新文章了。

Ryyy系列的方王和林方篇,如果一年后大家还记得的话,再来催我吧。

实在是很抱歉qwq。


好年糕!看这屌屌的喻黄军装!!!【下去跑三圈


初始之地:

@喻冥 双向网骗本的G!!祝本子大麦XDDD!

 

【给网骗的G】校庆风波

谢谢冷儿!
本宣这两天会放出。

秋色连波:

给冥儿 @喻冥 的网骗的G,祝网骗大麦!


一边听波莱罗舞曲一边写的,感觉自己是个逗比


附上网骗地址:双向网骗


============================================


最近在荣耀论坛的首页上,有一个名为“八一八隔壁校区的学生会长和模联主席”的帖子在首页飘红了许久。


 


作为帖子中两位当事人的大亲友,郑轩表示:压力山大。


 


蓝雨高中是R市中少有男校。江湖传言说得好,自古男校出基佬,蓝雨高中自然也没有例外。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蓝雨高中现任的学生会长喻文州和模联主席黄少天的闪光程度比起他们前任会长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荣耀论坛上更是将喻文州和黄少天合称为“剑与诅咒”。


 


据来自蓝雨高中内部人员的消息,平时在学校里两人也是各种闪闪闪,刺激一众单身狗,模联会议室和学生会的墨镜储备根本不够用。


 


[学生会模联墨镜贩卖部]


 


枪淋弹雨


·论坛首页那个帖子飘红好几天了


·压力山大


 


涛落沙明


·感觉妹子们又有新梗了


·方学才告诉我雷霆的小戴已经在着手准备出新的本子了


 


八音符


·我其实前几天看到会长有在看这个帖


·西斯空寂[黄豆再见. gif]


 


枪淋弹雨


·所以会长是知道的吗……


 


灵魂语者


·会长不是论坛管理员之一吗


·但帖子没有删并且持续飘红……


·感受到了会长特殊的秀恩爱技巧[墨镜碎裂.gif]


 


论坛上热热闹闹,现实中蓝雨高中则迎来了他们的校庆日。也是因此,学生会更加忙碌,喻文州更是每天忙到很晚才能回家,不过就算如此,黄少天也依然每天雷打不动坚持等着喻文州一起回家。


 


对此喻文州也劝过黄少天让他自己先回家不要让父母担心。


 


“哎呀文州没事的,而且我妈说了她更加放心我和你一起回去,所以你就放心快去忙吧,我在外面写作业就好了,实在无聊还能和郑轩他们聊天呢。”


 


听到了对话的郑轩表示压力山大,景熙快来救我。


 


 


【校庆日当天】


 


作为学生会长,喻文州必定是在要在校庆日当天发言的,前面也说了,自古男校出基佬,蓝雨的基佬当然也不会少了。喻文州作为蓝雨的男神,自然不缺倾慕者,虽然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每天都闪闪闪,但蓝雨男神教的教徒们表示私下痴汉一下还是可以的。于是喻文州发言时,底下也不时有[喻男神还是这么帅!!][要不是竞争者是黄少的话我妥妥一定追喻学长啊!!]的声音传出。


 


男神教教徒众多,站在一边的黄少天自然也听到了一些。心里想着:文州一直都可帅了好吗!什么居然想追文州追什么追!不过怎么又扯上我了……


 


还是有点迟钝呢黄少天同学。


 


等到校长正式宣布校庆开始,喻文州也终于可以从主席台上下来。刚下台,黄少天就跑了过来。


 


“文州你刚刚真是帅死了,不愧是蓝雨的男神啊我刚刚都听到好几个人说你帅了。对了主席台上太阳晒着很热吧外套脱了吧我帮你拿着。”


 


喻文州带着笑意一边听着黄少天念叨一边任由黄少天把他的外套脱了下来拿在手里,在一旁看到的人纷纷表示即使是男神也好想烧。


 


“文州我告诉你你在台上发言的时候我在校园里看到了苏沐橙还有楚云秀啊,今天她们俩居然没课跑到我们这来围观校庆了兴欣和烟雨有这么闲吗,刚刚好像看到她们俩往小花园走了我们去找她们吧。”


 


在小花园中和楚云秀讨论着什么的苏沐橙眼尖得看见了并肩走来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于是拉了拉楚云秀的手,起身走向他们。


 


“苏妹子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兴欣和烟雨这么闲吗,不过我们蓝雨的校庆是不是特别棒……”


 


“叫谁苏妹子呢我比你大,记住了叫我沐姐姐,怎么还是这么话唠喻文州你管管啊……”


 


“黄少!!”这时郑轩从远处跑过来,“黄少你们模联不是接下去在校庆有活动吗老师找你呢。”


 


“少天,离模联活动开始的时间不剩多少了你快赶过去吧,正装我让李远帮你带过去了记得换。”


 


“好好好文州我先走了等下记得来看啊,苏沐橙还有楚云秀你们两个也来啊!!”


 


等黄少天跑远了,楚云秀开口问喻文州:“你还没追到黄少天?行动有点慢啊喻文州。”


 


“不急。”喻文州看着跑远的黄少天,“对了沐橙,论坛那个帖子是你开的吧。”


 


“是啊,风梳烟沐是我的小号你不是知道吗索克萨尔大大。”苏沐橙干脆地承认了。


 


站在一旁的郑轩觉得信息量有点大自己知道了这么多不会被灭口吧……


 


“对了郑轩。”喻文州转向接受了过大信息量正在当机的郑轩,“刚刚说的那些记得不要说出去,特别是别让少天知道。”


 


“明白……”


 


待喻文州和楚云秀苏沐橙向着模联活动举行场地走去,郑轩拿出手机大爆手速。


 


[学生会模联墨镜贩卖部]


 


枪淋弹雨


·知道了不得了的东西压力山大


·景熙快奶我一口


 


灵魂语者


·你跑哪去了模联活动快开始了


·你知道了什么


 


枪淋弹雨


·会长不让说……


·啊啊啊我马上来


 


八音符


·烧死脱团狗


 


涛落沙明


·烧死脱团狗


 


灵魂语者


·……


 


校庆结束时已经落日西斜,整个校园也笼罩上了一篇暖橙色,和苏沐橙楚云秀以及其他人告别后,忙了一天的喻文州黄少天并肩坐在学校的天台上看着夕阳一点一点沉入地平线以下。


 


“文州,我有话想跟你说。”


 


“真巧啊,我也有话想跟少天说呢。”


 


“诶诶是吗,今天活动结束以后苏妹子跟我聊了下我一下子想明白很多事情啊,文州我要是说了你别讨厌我啊……”


 


“少天,我喜欢你。”


 


没等黄少天说完,喻文州先说出了告白的话语。


 


“我靠喻文州你心怎么这么脏我还没说完呢,明明我才是机会主义者啊怎么你抢在前面了……”


 


“这种事不想让少天抢先呢。”喻文州带着认真的神色看着黄少天,“那么少天,你呢?”


 


“喻文州,我喜欢你。”


 


 


当晚。


 


沐雨橙风


·恭喜啊文州大大w


 


索克萨尔


·谢谢^ ^


 


成功get了黄少天已被拿下的消息后,苏沐橙愉悦地和楚云秀以及戴妍琦分享了这个消息,同时顺手给蓝雨高中又订购了一箱墨镜。


 


希望你们扛得住更厉害的闪光弹啊,苏沐橙想着。



【妖孽外篇】通行禁止

算是网骗的友情番外。会收录到本子里。
本来这篇应该是我写的,但实在太忙就扔给阿璇了!
阿璇么么哒!

一叶溯游千峰凛:

荣耀都市异闻录方锐篇,呀我再也没脸标(上)了,因为我总会坑掉。本来算是妖孽的番外,但妖孽已经爆字数到不能再爆了,于是算做网骗的友情番外。


年少的叶修捡到更加年少的方锐的故事,题目不是在给我最爱的一方lo打广告啦,你们理解成诱拐儿童记就好


赠 @*狂躁格子分割地段✧ ,格子来查收!






叶修走进这条小巷的时候,迎面和一个孩子撞到一起。可怜叶修那老腰啊,顿时就闪了一下,他本人也被撞得倒退几步,直接靠到了墙上。那个孩子连声道歉都没说,匆匆推开他走远了,叶修站在原地静静看着他远走的背影,眉头轻轻挑了挑。


那孩子,蛮有趣的……刚刚他那是什么眼神?


和他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不同,那孩子的眼神有些深邃,偏偏年纪小,里面还有点狡黠——乱区长大的孩子特有的眼神。


不过这个看着挺聪明的就是了……


当然叶修后来发现自己外衣里的钱包不见了的时候,极度无语。他妈的,阴沟里翻船啊,他一叶之秋的东西都敢偷?什么破眼神,更正,那就是饿狼的眼神……


叶修在追上去暴打小偷和继续按计划做应该做的事之间进行了艰难的抉择,最后还是决定做正事吧,心底有些惋惜,两者之间明显暴打小偷比较有趣啊【摇头




郭明宇仰坐在沙发上,一手掐烟,一手在旁边轻轻敲着,眼神睥睨,一副大爷做派,叶修眼角轻挑,嘲笑:“哗,郭老大真是气派,用不用我给你嗑一个?”


郭明宇倨傲地笑笑:“小叶子,跪下。”


哎这家伙每次都这么作死……叶修脸色不变,静静地,然后,开口:“我记得上次的情报费,和上上次的情报费……”


妈呀。郭明宇赶忙从沙发上滚下来,点头哈腰:“您坐您坐,你看,还劳烦叶哥您跑一趟,来人啊,给叶哥上茶!”


叶修毫不客气地坐下:“得了吧你,没个正行,你再这样我就要怀疑我是不是挑错合作对象了。”


郭明宇在他旁边坐下,摆摆手:“你随意咯,反正,以后也帮不了你什么了。”


叶修直起身子:“啊,你真的决定了?”


郭明宇白他一眼:“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吗?”


“我只是觉得,你付出这么多,皇风区已经这样好了,然后,你要离开,把它让给后人,”叶修摇摇头,“我不是觉得你傻,我只是觉得……”会不会有些不甘心呢?


“哎,要是有一天你也面临同样的选择,你就知道也并不是多大的事了,”郭明宇笑笑,“我自己决定离开了,天下这么大,只要有本事,在哪里都会是王者,对不对?”


叶修想了想,决定说实话:“我还年轻,我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真是难以理解。”


……你奶奶的,要是有一天你也面临一样的局面你就懂了。当然啦,他郭明宇觉得叶修和他是一样的人,即使是从一无所有重新开始,也一样是王者。


“等你办好所有证件和资料,我就出国,”郭明宇说,“至于皇风区……嗯,你看着,要是继任者难当大任,你就一并接收了吧。”


叶修简直想失意体前屈:“老大我知道你欠我钱,这种还钱方式我也是醉了。”


郭明宇抽着烟,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本来就是能者居之,你搞那个叫什么?嘉世?反正你有本事,大可以取代前者,成为新的霸主。”


当时的叶修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还远远没有后来老奸巨猾的那种气度,他眨眨眼,半晌,说:“噢……你觉得我能行?其实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我刚离家的时候我家老头还嘲讽我,说我还嫩得很,现在就想离家,就是一条不通的路。”他比了个手势,“前方禁止通行。他说现实会告诉我的。”


“屁,”郭明宇不屑地,“我看你搞风搞雨的,不是弄的不错吗,那个情报网?啧啧,可怕。”


然后他又后知后觉地觉得自己这么反驳叶大警官的话不好,挠挠头,又说:“不过他说的也有道理,你还是太年轻了,要是身边有人帮你就好了,老吴不错,不过你要跟蓝雨霸图拼的话,肯定还需要别的人帮。”


“有道理,”叶修拍拍郭明宇的肩膀,“小郭我看你人不错,不如跟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年,哦不,青年,给我当小弟,欠的钱就免了,如何?”


郭明宇毫不客气地:“滚,哥要去国外发展了,你做你的美梦去吧。”


叶修二话不说就退步:“那好,给我搬台电脑来,然后借我几个人手,我要办件事。”


哇叶修出手非死即伤。郭明宇警惕地:“你要干嘛?在皇风区不许乱来,我警告你……”


叶修温柔地,微笑着:“郭先生,您欠的那十几万人民币……”


郭明宇立马改口,谄媚地对叶修笑笑,然后威严地吩咐手下:“来人,快把叶哥要的东西准备好!”


叶修一只手支着下颚,一只手轻轻点着鼠标,偶尔在键盘上敲敲,然后就发起呆来。


郭明宇好奇:“干嘛呢你?”


“查个人,不知道名字只知道长相,现在在看皇风区的道路监控。”


郭明宇大吃一惊:“这这这……这是暗巷?这里有监控录像?我怎么不知道。”


叶修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蓝雨特别行动小组专用,要是都能让你知道老头还不如把蓝雨就地解散。”


郭明宇晕,我靠,你小子连蓝雨特别行动组都敢黑,我要是你老爹,就先把你这个不孝子给办了,简直胆大妄为。


“有人得罪你了?”郭明宇问。


“没,闲着无聊,给自己找点事做。”叶修想了想,“嗯,这么闲,不如欺负人来玩玩。”


……你个人渣。


“唔,这里。”叶修轻笑一声,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邪恶,“郭大哥,借你点人手,去帮我逮个人。”


郭明宇挥手,去吧去吧,谁叫您老人家是债主呢。不过还是多嘴地问了句:“什么人?要是穷凶极恶的恶徒我就多给你点人,你这细皮嫩肉的,要是惨死在皇风街头传出去多不好。”


叶修手指摇了摇,笑:“只是一只小野狗而已,我来调教。”




后来那倒霉孩子就被叶修带人堵在了死活同,叶修站在一群彪形大汉中间,笑的狐狸一样,盯着面前的小猎物,琢磨着是剥皮吃还是生吃。


那孩子被包围了却没有什么惧怕的脸色,但是小脸一直崩的紧紧的,手中攥着叶修的钱包,对着叶修面露凶色。


叶修勾勾手:“小子,那是我的,还我。”


小孩挣扎了几秒,然后手一扬,钱包扔到叶修怀里,呲着牙:“给你,穷鬼,里面就那么点钱,只够吃个包子的。”


……那是因为你不懂里面白金卡的价值。好吧,光看现金,叶修的确很穷。


叶修晃晃空了的钱包:“你拿我钱买包子了?”


小孩犹豫了一下,撇撇嘴:“没……买包子只能买一个,我买了两个馒头,可以吃两顿。我是真的饿了。”


太可怜了,叶修想掏出小手绢来抹抹泪,呃,演技不配合,叶修尴尬地站在那里,咦,我对他真是同情不起来啊……


当然了,天底下那么多可怜的人,没道理同情这个偷他钱包的小鬼啊。


不过那孩子的眼神还是让他动容,说他饿了的时候,多么委屈,多么无辜,但是,眼底深处却有不能动摇的坚定。


叶修歪着头,直接拆穿:“你压根不觉得你做的有什么不对吧?小子,我告诉你,偷人家东西是不好的行为。”


那孩子脆生生地开口:“为什么?”


呃,好吧,他问为什么。那小孩问为什么,我偷东西有错?反正你有钱,而我真的很饿,我想吃东西,我想活下去,难道有错?你说这是不好的行为,可我觉得很好,你为什么说不好?


要是一般人,在那孩子纯洁透明的大眼睛的注视下可能就败了,但叶修不是一般人,叶修极度不要脸,极度不讲理,极度凶残可怕,他只是半蹲下身子,勾起唇角:“为什么?因为你这么聪明的孩子却靠偷人家东西过日子,多可惜。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啊。”


那孩子呆呆地站在那里。生命中第一次有人称赞他聪明,第一次有人对他说,你值得更好的生活。


他的眼睛中有光闪过,还有点迟疑:“你,你说我聪明……你说真的吗?”


“那当然,我看人很准的,你跟哥小时候还蛮像的,一看就很损,哦不,一看就充满智慧。”叶修问,“你叫什么名字?”


“方锐。”


“好吧,方锐,要不要考虑以后到我手下来做事?”


哇这谈判超出小孩的理解范畴。方锐又往后缩了缩:“你?你是做什么的?”


叶修大言不惭,睁着眼说瞎话:“我是干大老板的,巨厉害,喏,你看我身后这些,就都是我的小弟了。”


众人嘴角狂抽,你真好意思说,还骗小孩,要点脸好吗……


方锐眨眨眼,似乎在判断,眼里有挣扎的痕迹:“呃,跟你做事,有什么好处?”


叶修毫不犹豫地:“吃很多好吃的。”


方锐眼睛亮了:“好吃的?能吃饱?”


“能。”


“想吃多少吃多少?”


“想吃多少吃多少!”


方锐动摇了。听起来,挺不错,是不是?应该说是非常不错。


随即,又警惕起来:“你不会是坏人,对我另有所图吧?”


叶修扯扯嘴角,一个嘲讽的笑容,眼神似乎在说:阿哈,你有什么值得我图的,嗯?


方锐噎住了,呃,也对……


叶修笑了:“你犹豫什么呢,这么好的事,刚刚偷我东西的机灵劲哪里去了?”叶修想了想,补充道,“多好,有个人陪着的话,日子应该会过的比较轻松吧,那个临时住着的地方……也比较像个家吧。”


最后一句的尾音有些上扬,啊,想想的话,这样真是不错,两个人,好过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生活,是不是?即使是这孩子并不能帮助他多少,但是在身边就行,只要在身边,叶修就会觉得有责任,也会觉得,一直战斗下去的自己,也是有人陪着的,也是……有人支持着的吧。


家?啊,家,那是很美好的东西吧……方锐轻轻张嘴,然后摇摇头,小声说:“你不喜欢我偷东西,是不是?”


即使这个人说的云淡风轻,但是方锐仍旧能感觉出来,这个人不喜欢他偷东西,既然如此的话,这样的他,恐怕不会被他接受吧。


叶修挑眉:“是,不过,你还是小孩,如果有人照顾的话,很容易就会改好。”


方锐瞪大眼:“可以改好?”


“那当然,小孩子几乎可以随意转型啊,你也不是生下来就会偷东西吧?既然能学坏,自然也能改好,以后跟我住一起,就不需要再偷东西了。”


方锐张着嘴,喃喃自语:“可是,可是,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


叶修的眼神很温和,有种抚慰人心的力量,他轻声,但是不容置疑地,慢慢说:“是,我明白,但是,以后养你,我想你改过来,所以,请你改过来。”


方锐怔怔地看着他。


“你现在走的,是一条前方闭塞的路,通行禁止。我希望你能过的更好,所以,改过来,方锐,你会有很好的未来的。”叶修说,“从歧路走出来,以后,我带着你向前走。”


他现在好像有点理解老爷子的想法了。看到年轻人走错路,会忍不住去提醒,去引导。


不过……叶修笑笑,老头,我可是很固执的,你让我撞撞南墙好不好?至于别家的小孩子就不必了,我只知道自己一个人开辟一条路有多难走,但总要有人去走,我能走下来,别人就不必吃这个苦了,我愿意带着他们一起走。


叶修走近,在方锐面前站定。朝他伸出手:“你好方锐,虽然你年纪还小,但是容许我向你邀请,愿不愿意一起在创造一个未来?属于我们的,辉煌的未来?”


方锐伸出手,他的手有点脏,他在自己的衣服上摸了摸,然后和叶修的手握在一起,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好。”


我愿意和你一起,为了你所说的,那个更好的未来,而努力奋斗。


前路通行禁止。但是我们会走出另一条辉煌的路来,总有一天,世界会记住我们的名字。


我们是世界之王。






FIN


深夜咖啡产物,更新时间太鬼畜了


看了一遍,哇好像叶方CP向啊,都是浮云(挥手)


解释一下,以前的三巨头是蓝雨霸图皇风,后来郭明宇去国外发展势力去了,皇风区后来被叶修接收,成为嘉世区。


即使一无所有从头再来,也仍然是王者←原著叶修第十区重来


偷东西不好←不要抢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哟(笑


要不要一起来创造一个未来?←原著,英雄,加入兴欣吧!


伞修林方正文:妖孽


大家国庆快乐!

啊啊啊啊谢谢猫咪太太!!已经超可爱了prpr!!!

遁入空门:

给  @喻冥 姑娘喻黄本的G!!时间不大够画的有点简陋见谅!!祝本子大麦呀